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妈妈的屁眼被戳了—2
妈妈的屁眼被戳了—2
  泪水由妈妈的眼角不停的流了下来,我把脸贴着妈妈的脸,用舌头轻轻的舔着,我把肉棒先退出来,半跪在妈
妈的背后,用肉棒在她的股沟里磨擦,等到尿道口吐出了半透明的液体后,用它把妈妈的屁眼弄湿。
  然后我悄悄的一手按在妈妈的腰背上,肉棒微离妈妈的股沟,但隐隐对准妈妈那没开发过的小菊花,腰往前一
挺,硕大的龟头硬挤进妈妈那窄小的屁眼。妈妈眉头一皱,闷哼了一声,转头用牙齿紧紧的咬着枕头。
  「妈妈,你的屁股现在是我的了。」我喘息着说,下身加大力气,肉棒继续往妈妈窄小的屁眼里插。这次妈妈
全身都震动了一下,身子僵硬了起来。但我已经全根进去了,在妈妈的温暖的直肠里,感受妈妈的本能的抽噎,好
热好紧。紧窄的屁眼反而让我更有替妈妈开苞的成就感。
  我艰难的在妈妈紧凑的后庭里开拓,龟头棱不住的在妈妈娇嫩的直肠壁上刮过,小腹不停的撞击妈妈柔软的臀
肉,每次插进去都会把妈妈的臀肉压扁,抽出来就会立刻弹起来,破裂的肛门和受损的直肠壁的血把我的小腹染的
桃红点点,让我陷入开妈妈的苞的异样快感中。
  妈妈一动也不动,任我胡来,我整个身子都趴在妈妈的背上,狠不得和妈妈溶为一体。双手从背后伸到妈妈的
身下摸着她的乳房,那感觉好棒啊!
  我一手在妈妈不时抽动的上身游动,娇嫩的乳房,光滑雪白的背部都是我的抚摩对象,一手在妈妈给我的肉棒
撑的开开的屁眼边上用指头转圈。
  看着妈妈给我的肉棒撑的圆圆的,红通通的带血屁眼,听着她低声呻吟的甜美声音,通过肉棒感觉到妈妈直肠
里的高温与紧凑,我弯下腰去,上身贴上妈妈光滑柔嫩的背。
  「妈妈,我爱你,你是我的了。」紧抱着妈妈,我的肉棒在妈妈不时蠕动收缩的直肠里射了,真正夺走了妈妈
屁眼的第一次。
  妈妈在我射精的时候哀号了一声,身体用力的往上仰,差点撞掉了我的下巴,我用力的压着她,直到我的肉棒
在她的直肠里完全停止了跳动才松开。
  妈妈在我射了的同时全身僵硬,屁股收的紧紧的,差点没把我给夹断。
  替妈妈的菊花蕾开苞完毕后,妈妈想把我推下来,但我紧紧的抱着她不放,妈妈也不动了,因为她知道我的能
力的。
  歇了一会,再次梅开二度,我把妈妈的双手放在头下枕高身子,这样我更方便些,妈妈任我摆布,我在她的背
上慢慢做活塞运动,刚刚太心急了,一阵就射了,现在要慢慢品尝妈妈后庭花的味道。
  我的手慢慢的在妈妈身上游动,以前她虽然给我摸,但有些地方我还是不能去的,像现在,我的手又摸上了妈
妈的耻丘。
  妈妈身子一震,低声道:「不要。」
  说完就要用手拨开我,但给我和她的身体挡住了,只能抓住我的手臂,当然拿不开了。我把手转到妈妈的阴唇
上轻轻的摸了起来。
  妈妈的气息有点急促了,「不,别、别摸那里,快住手。」
  这时候,我的高潮也到了,在妈妈屁眼内再射了一次,射完后,我老老实实的趴在妈妈的背上,双手放妈妈的
肩膀,在妈妈的耳边轻声说道,「妈妈,对不起。但我太喜欢你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才这样的。」
  我的手在妈妈不停抖动的身体上抚摩,我完全沉醉在完全支配妈妈的迷人感觉中,手不知什么时候摸到了刚刚
才给我蹂躏过的小菊花上,妈妈痛苦的扭动着身体把我惊醒,连忙把手移开。
  「很疼吗?」从妈妈痛苦的眼神里看出确实很疼,「睡一觉就没事了,书上都是这样说的。」捧着妈妈秀美的
脸庞,我细心的亲完妈妈脸上的泪痕,扶她躺下,妈妈触动了伤口,痛苦的哼了一声。
  尝过妈妈美妙的后庭花的我反正下午根本没心情去上学,干脆当妈妈的肉垫算了,我把妈妈扶起,自己半靠在
床头,让妈妈躺在我身上,本来隐隐发硬的肉棒在接触妈妈完美的肉体后立刻硬了起来,顶着她的腰臀处,妈妈受
伤的屁眼就架在我的两腿间,妈妈的头靠在我的胸口,我一手按在妈妈柔软的小腹上,一手握着妈妈饱满的乳房,
舒服的叹了口气:「妈妈,我们睡吧。」说完我就闭上了眼睛。
  抱着妈妈睡的滋味就是好,我睡的又香又甜。
  屋外的一声鸡啼把我叫醒了,睡眼惺忪的我,揉了揉眼睛,周围秀致的布置让他会意过来,昨晚我终于如愿的
把妈妈的菊花蕾给开苞了。
  我看着身旁的妈妈仍一丝不挂的卷伏在自己的臂弯里,像一个极需保护的女孩。此时妈妈的脸,和昨晚哀求、
呻吟时的神情,是那样的不同,眼前的她,显得格外的安祥、满足,一点也看不到往日那种带有几分哀愁的神情。
  面对着妈妈秀色可餐的模样,我的欲念又被激发了起来,于是我转过身子,将妈妈轻轻的揽入怀里,并用手在
妈妈那光滑的背部、腰间来回的爱抚着,就像在品玩一只价值连城的艺术品。
  在儿子柔情万千的怜惜之下,妈妈其实早已清醒过来,只是舍不得我抚摸的滋味,狡滑的她,尽是闭眼装睡,
任由我轻薄自己。
  直到我那只不老实的手开始按住自己那紧要之处急切地揉动起来,她才缓缓地抬起头,一边伸出手握住我那蠢
蠢欲动的鸡巴,一边在我的耳旁小声问着:「孩子,你又想要了?」
  我用力抱着妈妈,「恩,妈,再给我来一次好吗?」
  妈妈想拒绝,「刚刚跟你说的你都忘了?太多了对身体不好,会影响学习的,而且我还没洗过,脏啊。」
  我贴着妈妈的耳朵边说道:「妈,现在是假期,没关系的了,再说,刚刚我都插进去了,现在再进去一次也没
分别的,我知道你现在还痛,但我实在是想要,让我再插一次吧,今晚最后一次,好吗,好妈妈。」
  妈妈没办法,只有答应了,「记住,完了就下来给睡觉。」
  我立刻握住肉棒,对准妈妈那还沾着堵堵血迹的菊花蕾捣了进去。
  妈妈闷哼了一声,「轻点。」
  但我已经进去一半了,再用力,另一半也进去了。不用再担心妈妈的反抗,我安心的享受了起来,双手更是忙
个不停,除了妈妈的小淫穴外,其他地方我都摸遍了。
  突然,由于我太用力了,一不小心把妈妈盘在头上的头发给碰散了。我理了理妈妈的黑发,长长的黑发散披在
雪白的肩膀上,顺着我的节奏一上一下的动着。好美好性感了,忍不住,我急忙再插多几下,泻了。
  今天妈妈的直肠都几乎成了我的尿壶了,哈哈,得偿所愿,真是爽。妈妈在我下来后起床拿了条湿毛巾替我擦
干净了肉棒,然后偷偷的跑去洗澡了,为什么,还用说吗。今天真爽。
  这几天,妈妈就守在门口等同事路过时托人向单位请假。为什么?看她走路一拐一拐就知道了。
  看着妈妈一拐一拐的走路,我的肉棒又隐隐发涨了,偷偷摸了一下妈妈浑圆的屁股,手指还在那昨晚刚刚开完
苞的屁眼中戳了一下,妈妈反手「啪」的打了我一下,瞪了我一眼,但眼中没有怒色,倒像是情人之间责怪。
  自从开了妈妈的小菊花,我每天都想着回家,一进了门,我把门反锁上,立刻脱光所有衣服,光溜溜的挺着大
肉棒往厨房去找妈妈。这时候她一定在洗碗,我看到妈妈的身子向前微倾,这样臀部更显的突出。
  我有后面一把抱着妈妈,在她的耳边大喊道:「妈!」
  肉棒更紧紧的贴上了我前不久才刚开苞的小菊花。
  妈妈给我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碗掉下,半响才回过神来问我:「怎么不是和你朋友出去玩了吗?是不是他
们欺负你?」
  「妈,你刚刚不是说怕我累坏了吗?让我好好休息休息啊,今天我就在家好好休息休息。」
  说到休息这两个字我故意加重语气,同时用力用肉棒在妈妈的臀沟里大力的摩擦了几下。
  这时候妈妈才发现我的异状,同时发现我全身光溜溜的,脸红了起来:「别,别这样。」
  「妈,我想要嘛。」我的肉棒在妈妈的臀沟里不停的摩擦着。
  妈妈说:「不要啊,昨晚你做完,到现在我还痛着呢,今天不要好吗。」
  我松开了妈妈,「妈,你看看,现在我的小弟弟多难受,给我吧。」
  妈妈回过头,看到我杀气腾腾的小弟弟敲的半天高,又急忙转过头去,脸红的象块红布一样,我再用肉棒戳着
妈妈的臀肉,让她感受我肉棒的硬度。
  「妈你的臀部真棒!」
  这一刺,居然有小半个龟头陷进妈妈的臀肉里,妈妈明显感受到我的肉棒的硬度,更知道我今天是誓不罢休的,
叹了口气,「好吧,但现在不行,等我洗完碗再清洁后再来好吗?」
  「不要,你洗你的碗,我做我的吧,这个姿势我喜欢啊,还有昨晚你才洗过,今天又没大便,就不用洗了。」
  我也不再理妈妈的反应,自己去脱妈妈的裤子,那时衣服的观念还不像现在,妈妈都是穿裤子的。我脱下妈妈
的系裤子的皮带,稍微一拉,裤子就自己掉到脚部了,再把妈妈的底裤也扒下,把妈妈的双腿微微张开,用力掰开
妈妈的臀肉,露出那昨晚才给我蹂躏过的小菊花。
  看上去还有点红通通的,还微微的张开着呢,彷佛是在呼唤我的进去。妈妈双手叉在洗玩漕的边上,屁股向后
微挺,闭上了眼睛准备等代我的插入,我握着硬的象铁似的肉棒,用力一插,再次回到了昨晚开垦的地方。
  好舒服的感觉,我用力在妈妈的直肠里横冲直撞。妈妈微微的呻吟了起来,前几天才给我开苞,连插了三次,
今天还没好,现在有再给我这么用力的蹂躏,不痛才怪。
  「轻点,轻点,好痛啊。」妈妈低声的哀求我。但我更觉得兴奋,双手抱的更紧,几乎把妈妈的腰给揽断了,
肉棒更加卖力的抽插着,「妈,你的屁股以后是我的,是我一个人专用的,呜,好舒服啊,妈妈,我爱你……」
  操了妈妈的屁股良久,我终于有在妈妈的屁眼里爆发了,一股浓浓的精液在妈妈的直肠深出喷了出来。
  但我还是没感到满足,把头枕在妈妈的肩膀上,半硬的肉棒还留在妈妈的屁股里,让它自己出来吧,我是不会
把它拔出来的。
  妈妈对我的举动感到很无奈,「乖,先等妈妈把碗洗好再陪你好吗,先去床上躺一会。」
  妈妈知道我是不会一次就罢休的。
  「妈,让我陪你洗碗吧。」
  我就这样抱着妈妈,看着她心不在焉的洗碗,手不时在她的身上游动。
  妈妈终于把玩洗完了,她就着洗碗池的水龙头洗干净手,对我说:「好了,现在你还想怎么做?」
  「妈我们到床上去吧。」我就这样贴着妈妈,两个人想连体人一样走到床边,「妈,把上衣也脱了吧。」
  妈妈无言的照做了。
  「妈,像小狗那样的趴着好吗?」
  妈妈回过头白了我一眼,照做了。双手交叉叠在一起,头枕在双手上,双腿弯曲跪着,貔虎抬的老高。
  哇,妈妈狗趴试的样子好迷人啊,圆圆白白的屁股翘的高高的,红红冲血的菊花蕾流着我刚刚射在里面浓浓白
白的精液,那迷人的小淫穴尤抱琵琶半遮脸的显现在我的眼前,顿时我全身的血液都往肉棒冲。
  我跪在妈妈的屁股后面,用手慢慢的抚摩着那滑滑的皮肤,把整个屁股都摸遍了,在摸到妈妈的大腿上,但那
生我的桃源圣地没摸,因为我还记得跟妈妈的约定,这是我跟她的最后界限,摸了妈妈一定翻脸。
  我调准位置,对准妈妈的小菊花用力一挺,开始了今天的第二次肛交。妈妈闷哼了一声,身子往前冲了一下,
但马上又自己往回递,我怀着对妈妈无比的热爱开始用力挺动着。
  这次妈妈的肛门由于疼痛,不自觉的收缩和扩张。我刚开始还不适应,给我带很大麻烦,但慢慢掌握了节奏,
缩的时候拔出来,张的时候挺进去,越来我越兴奋,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大,有时候抽出来时只剩一个龟头还夹在妈
妈的屁眼里,再整根往里插进去。
  妈妈随着我的动作加大痛苦也加大,不由自主的呻吟了出来。我也更加兴奋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抓着妈妈的屁
股,手指因为太用力而发白。
  大概插了半个小时左右,我终于忍不住要射了,连忙加快抽插了几下,用力往妈妈的屁眼里一挺,整根插进去,
肉棒在妈妈的屁眼一阵激烈的颤抖,射了出来。
  这时我全身无力的往妈妈身上压去,把妈妈的身体压平,变成了我趴在她的背上,但我的小弟弟还是没舍得拔
出来,半软半硬的留在妈妈的屁眼里。
  最近,我又怀恋起了妈妈的小嘴,想要妈妈再给我来口交,用她的小嘴来侍侯我的小弟弟。
  机会来了,今天是妈妈月经来临的日子,晚上我脱她的裤子时妈妈从来没有过的拒绝了我,「今天我不舒服,
能不能不要?」
  妈妈以前月经来临的时候因为怕弄脏床,都是上身趴在床上,脚在地上的让我插屁眼的,但这次不同,前两天
妈妈感冒发烧,今天刚好就又碰上月经到来,身子有点虚弱,所以拒绝了我。
  「妈,但我一个晚上不射精我就睡不着啊。」
  妈妈没办法,「那用以前的老办法吧,将就一下用我的腿来吧,等我好了再让你来。」
  「妈,我不要嘛,那样没意思,我还是喜欢你插到你体内那温暖柔软的感觉,用腿太硬了,一点都不舒服。」
  妈妈坳不过我,「那我用嘴怎么样,妈妈今天实在是不舒服啊。」
  「好啊!你的嘴又柔软又温暖。我最喜欢妈妈了。」
  见到妈妈答应了,我立刻一翻身就起来,到浴室草草的冲洗了肉棒,就急忙跑回卧室。
  我拿了块毯子垫在地上,让妈妈跪上去,上身挺直,头正好在我的跨间,我脱下裤子,让小弟弟暴露在妈妈的
眼前。虽然妈妈给我口交不少次,妈妈的屁股更是让我插了又插,但我还是清楚的看到妈妈羞红了脸。
  她把眼睛闭上,头轻轻的往我的胯间伸来,我把肉棒抵到妈妈的嘴唇上,妈妈微微的张开嘴把我的小弟弟接纳
了进去。妈妈身上的三个洞让我开了两处处女地,身上除了生我出来的圣地子宫外,那里都让我的肉棒享受过了。
  妈妈用舌头围绕着我龟头的棱边转动,还要不时的添着我的马眼,手也要握着我没进去的肉棒的部分轻轻来回
磨擦。
  好舒服,妈妈的柔软的舌头在我龟头上的摩擦,差点就让我掉精了。我忍不住了,开始抽动了起来,拿妈妈的
小嘴当穴插,等着吧妈妈,我一定要征服你身上所有的洞,让你身上所有能让我的肉棒舒服的地方都涂满我的精液
来作为我征服的旗帜。
  妈妈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给我的肉棒一下子就插到了喉咙深处,难受的咳嗽起来,她一把就把我推开,「不要
进去那么深。」妈妈没到必要是绝对不会用插,干等字的,不知道如果让肉棒,鸡巴等字在她的嘴里说出来会怎么
样,现在她可是打死也不会说出口这几个词的。
  「妈,对不起,我一下太着急了,不会再这样了。」
  开玩笑,虽然我很想深深的插进妈妈的喉咙里,在里面射精,但要是逼急了妈妈哥那我以后可是没得完了,急
色也不是这么个急法。
  我让妈妈双手握着我的肉棒,但不要太紧,这样我大部分的肉棒都在妈妈的掌握之中,只剩一小半可以在妈妈
的嘴里。这样我可以放心的抽插了,不必担心一时失控插的太深了。
  但妈妈还是有点担心,真没办法,只好暂停抽动,解开妈妈绑起来的头发,轻轻的在她的后脑抚摩着,「妈,
别紧张,放松点,我不会插进你的喉咙的。」
  妈妈张开眼看了一下,眼睛冲满了感激之情,妈妈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用眼睛示意我可以开始了,又闭上了眼
睛,我又开始奸淫着妈妈的小嘴和她纤细的双手,真是一跑双响。
  妈妈放松后,舌头开始配合的起我的抽动了,双手也不松不紧的我着我的肉棒,我不再顾虑,开始专心一意的
挥动我的肉棒在妈妈的小手和嘴里进进出出,妈妈的舌头好像跟我的肉棒搏斗出了兴致,在我就快高潮时明显动作
加快,妈妈也没有放手让我出去的拔出肉棒的意思,妈妈的双手继续替我手淫,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明明刚刚都
已经就快射了,现在妈妈的手连续替我套动了几十下了还没出。
  妈妈疑虑的看着我,我摇了摇头,表示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妈妈看着在自己手中套动的肉棒,她突然张开了
手,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茧,大概认为是她的手太粗我才不会出来的。
  妈妈突然挺直了腰,让她的胸脯跟我的胯间一样高,妈妈把我的肉棒由她的胸罩下放插进去,夹在她的双乳之
间,我的肉棒直抵到妈妈的下额,妈妈还轻轻的用她的下额夹着我的肉棒。
  妈妈轻声说道:「动吧。」
  我感动的低叫一声「妈妈」,开始自己抽动了起来,妈妈的双手用力的把自己的双乳往里压,紧紧的夹着我的
大肉棒。
  我连插数十下,肉棒一阵激烈的颤抖,射了,一股浓浓的精液带着强大的冲击喷在了妈妈的下额处。精液顺着
妈妈的脖子,透过她的胸罩流到了她的胸脯上。
  我轻声的说道:「妈妈,你等一下。」
  我去浴室拿了块干净的毛巾出来,替妈妈解开沾满了我的精液的胸罩,细心的替妈妈擦抹着。
  妈妈温柔的看着我,微微一笑,「我的儿子长大了。」
  我把毛巾放在床边,温柔的把妈妈放到床上,「妈妈,对不起。」
  妈妈不解的看着我,不明白我怎么突然道歉。
  我压在妈妈的身上,在妈妈的耳边说道:「您对我那么好,即使我再过分的要求您也满足我,我把您当成了泻
欲的工具,先是偷偷趁你睡着了用您的大腿,最后还有您的腿弯来当工具插,您发觉了不但不怪我,还为了我的学
业和身体着想,放下妈妈的尊严来满足我的欲望,但我还不满足,趁你睡觉强上了您的屁股,但您还对我那么好,
现在还用嘴和胸脯来帮我就泻精,妈妈,我对不起你。」
  妈妈听了我的话,好半响没有说话,只是凝视着我,我也不回避,只是把我对妈妈的爱和羞愧以及尊敬通过眼
神告诉妈妈。
  妈妈和我对望了一会,慢慢的转过头去,「你是我亲生的儿子,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留在我腿上的干枯精液时,
我真的好生气,你不学好,年纪轻轻就学坏,当时真把我快气疯了。但后来又想,这个时候是你发育的时候,对女
人有兴趣也是应该的,只是对象是我,你的妈妈罢了,既然这样,那我干脆满足你,免得你在外面跟坏女人学坏了,
还可以敦促你学习。我只希望你记住,妈妈什么都可以给你,但你一定要搞好学业,将来做个有出息的人。」说着
说着,妈妈的眼睛出现了一层雾气,用手轻轻的推开我,转过身去背对着我,肩膀轻轻的抽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