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脚奴艳尸
脚奴艳尸
 「娘子好好给你洗脚!嗯~ 」我轻柔的捧起她的脚丫,就这么用自己的脸蛋,体贴上面。我将上面的露水,轻柔的用舌头舔允,一种淡淡的咸味,一种腥味,一种香甜的刺激。让我的内心都在颤抖了。9 年前就是为了抚摸她的脚丫,被打得失去男性能力。而我始终爱慕,那种失而复得心情,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她足弓紧绷性感,弧凹的美韵迷人,纤秀的柔和可爱。她脚心弧软柔和,秀美的优雅迷人,性感的酥软柔嫩。她脚心肌肤黄腻秀美,柔和的软韵腻人,光腻的性感柔嫩。她脚心皮纹浮显性感,纤秀的弧美迷人,光腻的诱惑性感。她脚心黄腻酥软,灵巧的嫩滑迷人,汗腻的湿滑软韵。她脚心肌肉玲珑性感,嫩腻的弧软迷人,秀美的纤秀弧韵。她脚后跟韧带纤绷,秀美的纤润可爱,优雅的美韵迷人。她脚后跟上侧皮肤粗糙,纤秀可爱,浮显的美韵迷人。她脚后跟凸腻纤秀,灵巧的方腻迷人,纤柔的性感平坦。她脚后跟肌肉紧绷纤硬,柔和的平腻迷人,纤秀的弧软秀美。她脚后跟皮肤粗糙,柔和的光腻迷人,性感柔嫩。

「嗯~ 娘子,我愿意一辈子当你的脚奴!噢~ 哦~ 」我兴奋的呻吟起来,就这么沉浸在一种脚奴的乐趣,一种快美,一种无法形容的变态情欲当中了。我颤抖自己的身体,感觉到一种卑微,一种兴奋,一种优雅的乐趣了。我颤抖自己的心灵,沉浸在一种美妙,一种快慰当中。

「嗯~ 」我轻柔的捧起刘思薇得两个嫩脚,摩擦我的脸蛋,就这么快慰的,兴奋的呻吟起来。我感觉到这种赤裸裸的兴奋和肉欲,沉浸在我的内心,让我肉欲,让我冲动。更加沉溺女色之中了。

「都是一些死人了!还有什么好玩弄得!」吴冬梅轻柔的坐在土炕上,而她亲自给这些女死囚,一个个扒下丝袜,就这么带去后房,排泄了屎尿。

我静悄悄躺倒在床上,而我感觉到她们的身体,依然还有体温,只是循环慢了一点。我轻柔的爱抚摸起来,体会一种惆怅,一种幽情,一种肉欲,一种唯美的淡淡韵味了。  「娘子好好给你洗脚!嗯~ 」我轻柔的捧起她的脚丫,就这么用自己的脸蛋,体贴上面。我将上面的露水,轻柔的用舌头舔允,一种淡淡的咸味,一种腥味,一种香甜的刺激。让我的内心都在颤抖了。9 年前就是为了抚摸她的脚丫,被打得失去男性能力。而我始终爱慕,那种失而复得心情,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她足弓紧绷性感,弧凹的美韵迷人,纤秀的柔和可爱。她脚心弧软柔和,秀美的优雅迷人,性感的酥软柔嫩。她脚心肌肤黄腻秀美,柔和的软韵腻人,光腻的性感柔嫩。她脚心皮纹浮显性感,纤秀的弧美迷人,光腻的诱惑性感。她脚心黄腻酥软,灵巧的嫩滑迷人,汗腻的湿滑软韵。她脚心肌肉玲珑性感,嫩腻的弧软迷人,秀美的纤秀弧韵。她脚后跟韧带纤绷,秀美的纤润可爱,优雅的美韵迷人。她脚后跟上侧皮肤粗糙,纤秀可爱,浮显的美韵迷人。她脚后跟凸腻纤秀,灵巧的方腻迷人,纤柔的性感平坦。她脚后跟肌肉紧绷纤硬,柔和的平腻迷人,纤秀的弧软秀美。她脚后跟皮肤粗糙,柔和的光腻迷人,性感柔嫩。

「嗯~ 娘子,我愿意一辈子当你的脚奴!噢~ 哦~ 」我兴奋的呻吟起来,就这么沉浸在一种脚奴的乐趣,一种快美,一种无法形容的变态情欲当中了。我颤抖自己的身体,感觉到一种卑微,一种兴奋,一种优雅的乐趣了。我颤抖自己的心灵,沉浸在一种美妙,一种快慰当中。

「嗯~ 」我轻柔的捧起刘思薇得两个嫩脚,摩擦我的脸蛋,就这么快慰的,兴奋的呻吟起来。我感觉到这种赤裸裸的兴奋和肉欲,沉浸在我的内心,让我肉欲,让我冲动。更加沉溺女色之中了。

「都是一些死人了!还有什么好玩弄得!」吴冬梅轻柔的坐在土炕上,而她亲自给这些女死囚,一个个扒下丝袜,就这么带去后房,排泄了屎尿。

我静悄悄躺倒在床上,而我感觉到她们的身体,依然还有体温,只是循环慢了一点。我轻柔的爱抚摸起来,体会一种惆怅,一种幽情,一种肉欲,一种唯美的淡淡韵味了。[i=s] 本帖最后由 人·欲 于 2009-6-11 18:08 编辑 

在牡丹城地区,自古来都有一种神秘的习俗赶艳尸,那些死去的,被斩下头颅的女囚犯,脖颈戴上金属的薄膜。这样一来上面留下一个呼吸的小口,还有一个小孔插入管子,可以灌入营养液,这样一来只要照顾得当,没有头颅的身体,依然能存活很久。

赶艳尸在牡丹城拥有古朴的习俗,每当夜色幽深的时候,将那些艳尸穿成串,用竹竿之类固定起来。轻柔的让她们舞动手脚僵硬的行走。看着那些昔日美艳的女尸,如今作出僵硬的动作,穿上丝袜和高跟鞋,一起僵直的行走,我感觉到一种心情的欲望。一种夜色幽深的寂静,一种沉默之中的恐惧了。或许还是一种心情,彻底的释放。

「小敏,香儿,水姑娘,刘姑娘,生前不能好好照顾你们!死后一定让你们好好享福!嗯!」夜色之中,我轻柔的低沉呻吟起来。

美保持斩首时候的姿态,没有鲜血,没有疼痛,就这么双手依然反绑,身体羊头形态用绳索环绕捆绑。她们僵硬自己的身体,被绳索穿成串,黑暗之中,迈动自己的纤细丝袜美腿,穿上系带束缚脚踝的高跟鞋,就这么吱吱呜呜的行走。

她们的下身阴道和肛门塞入鸳鸯铜棒,所谓鸳鸯铜棒就是两根圆滑的铜棒,一根拥有两个头,堵塞尿道口和阴道口,还有一根塞入肛门,防止大小便失禁。

还用绳索勾勒穿在鸳鸯铜棒的尾巴铜环上,轻柔的束缚成为丁字裤。

她们都穿上连裤袜,就算是艳尸的身体,也是女人,男人是不能接触的。这是大清法律,无奈之下,遇到这些艳尸需要排泄,只好让我的夫人,吴冬梅来做。

有时候我感觉到一种内心的折磨,一种无法形容的沉沦。虽然现在当了牡丹知府,拥有了权力,可是我宁可回到过去,那种快快乐乐的日子,跟我的妻妾们在一起,幸福的度过。

「呼呼~ 」阴森森的阴风吹拂起来,一切如此的寂静,如此的恐惧,令人不寒而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因为步伐无法统一,所以身材矮小的水玲珑不得不排在前面。然后是香儿,刘思薇,最后才是赵敏。阴森森的月色下,赶艳尸的队伍,轻飘飘走过,犹如鬼魅一样。4 个没有头颅,但是依然在心跳运转的艳尸,既然让人爱慕,又让人感觉到一种痉挛,一种肉体的跳跃了,我感觉到心跳加速,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冬梅,目的地快到了!我们休息一下!明天继续赶路!」我擦拭自己的汗水,而我的双腿之间,早已经湿润了,我甚至不知道恐惧为什么,背后都是冰冷了。

「吱吱」进入牡丹城的鬼城,这里阴森森的一片萧条。破旧的庙宇,还有房屋,一切阴森森的。前面有一片栅栏,似乎是一个废弃的屋子。还有一片菜地,不过已经完全的荒废了。

「4 位娘子!请吧!我们过去了!小心!」我轻柔的推开栅栏,拉扯手中的绳索,在我绳索的带领下,4 美的大腿都被束缚,就这么一拉,左侧4 条美腿迈动,再拉右侧,那边的4 条美腿也要迈动。她们的身体,逐渐经过活动,似乎有些默契。

虽然是斩下脑袋,可是脊椎骨还在,还有一些原始的动作,不过我需要训练的,就是一种肢体的协调。让她们学会自己的独立站立,乃至就算没有头颅,也能独立的生活。有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想法,非常的疯狂,可是看着她们4 个艳尸,我实在不愿我的努力,这么付之东流了。

水玲珑走在最前面,她没有脑袋,脖颈覆盖一层金属薄膜,还有一个呼吸小孔,下意识呼吸过滤的空气。一个小孔连接食道,用来插入管子,灌入营养液。

她的脖颈纤白细润,平坦迷人。她的肩膀灵巧骨感,纤瘦的性感可爱。她的胳膊小巧纤瘦,迷人的双手反绑,绳索交叉胸口,呈现羊头捆绑形态,勾勒一对小乳房。

她的乳房平坦迷人,小巧的平腻诱惑。她的腰肢纤润优雅,性感的婀娜小巧。

她的小腹柔和纤软,性感的白腻迷人。她穿上一身优雅的蓝色旗袍,毛绒绒翎子,风骚性感了。她的骨盆方韵,骨感迷人。她的臀部圆韵小巧,骨感的性感诱惑。

她的身体僵硬的来回扭动,两条大腿被绳索束缚。

她的大腿纤韵诱惑,肌肉紧绷白晰迷人。她的小腿纤细可爱,灵巧的美韵诱惑。她穿上肉色的连裤袜,可是这个时候鸳鸯铜棒就算在阴道内反复的捣弄也没有任何意识没有任何知觉了。她的淫水顺着丝袜流淌下来。而她穿上白色的小皮靴,就这么僵硬的留下一个个灵巧小脚丫的痕迹。

「水姑娘~ 」我轻柔的抚摸她的身体,感觉到微微出汗了。虽然没有脑袋了,可是整个身体,都是女孩子的,我甚至暧昧的欣赏起来,我夹并自己的大腿,我感觉到一种深入骨髓的诱惑,一种难以形容的韵味了。

「吱吱~ 」牵扯4 美进入到这个破旧的茅屋里面,里面一片狼藉,在通铺上,还有女人的尸骨,她的骨盆宽韵,一看就是女孩子。而她穿上一条红色的肚兜,似乎保持痛苦的挣扎姿态。

「嗯~ 」吴冬梅找到灯台,轻柔的用自己随身携带的人油倒入一些。「滋滋~ 」伴随点燃的声音,阴森森的一切,逐渐开始明亮起来。所谓驱赶艳尸为了保持神秘感,都是白天休息,晚上赶路。神秘纷纷,阴森森之中前进。夜色是寂静的,只有美艳的女尸相伴。

「各位娘子!早点休息!白天好好睡觉!明天晚上还要赶路!嗯!」我擦拭自己的额头,轻柔的呻吟起来。

「哗啦~ 哗啦~ 」吴冬梅在厨房烧火做饭,而她已经把自己,当作一家的女主人,毫不避讳,毫不外气。她准备烧水,而我也能给4 美娘子,晚上洗脚。我感觉到内心一种压抑,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我当前忐忑不安的心情。

美当中,最可怜的就是刘思薇,刘姑娘,一代美女名医,含冤被判处斩首,昔日她救人无数,可是今日,却没有人能救她。我淡淡的欣赏起来,而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吃饭了!吃饭了,娘子们!」我轻柔的走过去,而我首先拥抱起来刘姑娘,她双手反绑,几乎没有什么意识,也没有什么知觉。面对艳尸你能做的就是产生一种支配,和控制的欲望。难怪很多心里弱小的人,宁可迎娶一个没有脑袋的艳尸,也不愿面对那些女孩子。这种激情,一种爱慕,完全是给予,一个任由你玩弄和摆弄的性爱伴侣,我甚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刘思薇轻柔的一身青色的旗袍。她的脖颈纤软白润,脖颈切割整齐。哪里有一个小孔呼吸,还有一个连接管道。「啪~ 」我抓起营养液,轻柔的对准她脖颈那里,用管子直接插入里面。这样直接把浓缩的营养液,灌入了食道。

她的肩膀骨感纤润,性感的美韵迷人。她的胳膊纤软诱惑,轻柔的细润还有疤痕。她的双手反绑身体后面,风骚迷人。绳索交叉勾勒,凸韵她的乳房,显出来身材,更加的风骚迷人,充满了一种暧昧的情欲。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种心情的震荡,一种赤裸裸彼此欲望的交割,还是什么。

她的乳房平韵诱惑,轻柔的美韵优雅。她的腰肢纤韵迷人,纤瘦灵活。她的肋骨浮显,她的小腹白软,轻柔美韵。穿上青色的旗袍,她的骨盆方韵,骨感美韵。她的臀部圆韵诱惑,轻柔的骨感迷人。

「呼呼~ 呼呼~ 」吴冬梅携带自己的东西,就这么生活做饭。「滋滋~ 」伴随炒菜的声音,似乎一种香味,弥漫过来.

「思薇!记得我们在四川,在寺庙!也是这样一个夜晚!也是一个破旧的地方!我们两个人!」我轻柔的抚摸起来,抚摸她的旗袍,抚摸她的大腿。

刘思薇双腿纤秀可爱,优雅的性感迷人,柔和的纤秀可爱。她大腿后侧肌肉紧绷,弧凸的性感美韵,优雅的柔和性感。她大腿后侧脂肪柔和,软润诱惑,性感的纤白迷人。她大腿后侧肌肤柔和,美韵优雅,性感诱惑。衬托她屁股小巧迷人,方腻的纤瘦夹并,性感的柔和软韵。她大腿外侧纤瘦性感,优雅的肌脂软韵迷人,纤秀的弧美紧绷。她大腿外侧肌肉紧绷性感,纤瘦的优雅迷人,光腻的性感诱惑。她大腿外侧肌肤白晰,纤秀的柔和优雅,略微浮显皮纹。她大腿内侧弧美纤秀,柔和的性感优雅,柔和的软韵腻人。她大腿内侧肌肉紧绷,弧美的纤软柔和,光腻的黄软迷人。她大腿内侧肌肤黄腻诱惑,纤秀的美韵迷人,光腻的充满弹性。

「咕咕~ 」营养液一点点冒出来气泡,轻柔的顺着她的食道,就这么灌水下去。现代科技高浓缩的营养液体,专门给艳尸准备,虽然比一般食物昂贵一点,可是为了爱妾,我还是甘心承受的。

「吃一点吧!走一路辛苦了!嗯我们此番带你们来!希望你们好好游山玩水!

你不是说了,有朝一日跟我来河南一起去朝歌!一起去我的家!嗯~ 」我感觉到一种眼泪,轻柔的湿润自己的眼角了。

「思薇姑娘!你没有死!你真的没有死!我们还有很多话,很多话!我等了整整9 年!我要跟你说!」我轻柔的解开她大腿上绳索,就这么抚摸她的小腿,帮忙她脱下白色的长统皮靴。

她坐在那里,如此轻柔,而我扳住她的小腿,轻柔的爱抚起来,穿上丝袜的小腿,如此的光滑细嫩,如此的风骚迷人,充满了女孩子的韵味了。

她腿窝弧凹纤秀,柔和的韧带纤绷美韵,光腻的肌肤酥软迷人。她腿窝肌脂腻积柔和,纤秀的优雅性感,腻积的柔和美韵。她膝盖凸腻性感,纤瘦的骨胳紧绷诱惑,骨感的美韵迷人。她膝盖肌肤黄软,柔和的纤秀优雅,性感细嫩。她小腿腓骨纤瘦而下,性感的紧绷迷人,柔和的光腻诱惑。她小腿面弧美优雅,纤秀的肌肤软韵腻人,光腻的性感紧绷。她小腿面肌脂腻积,纤绷优雅,纤瘦的弧美迷人。她小腿面肌肉紧绷,纤细可爱,迷人的纤绷诱惑。她小腿肚纤秀可爱,柔和的美韵迷人,纤柔的性感细润。她小腿肚肌肉纤瘦性感,纤挺的弧美迷人,充满少女亭亭玉立的诱惑。她小腿肚肌肤黄腻诱惑,优雅的纤瘦可爱,性感的美韵迷人。

「啪~ 啪~ 」我轻柔的扳起她的美腿,将她的高跟皮靴,一点点脱下。我爱抚她的小腿,那种柔滑的,细嫩的诱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是女孩子的美腿,一种纤润,一种风骚。我忍不住轻柔的爱抚,轻柔的骑在上面摩擦起来。

「思薇姑娘!你的嫩脚让我兴奋!嗯~ 」我轻柔的抚摸起来,爱抚她的美腿。

我嗅闻她长统皮靴里面的脚丫臭味,一种走了一天的汗腻韵味。我轻柔的按摩起来,按摩她的脚掌,按摩她的脚踝。

「记得吗!记得我们在四川的山谷,我也是这么跟妳按摩的!」我轻柔的抚摸起来,而我优雅的,体会一种心灵的向往。我似乎回味起来,感觉到一种热泪情况,一种欣慰,一种兴奋了。

「当家的吃饭了!就算玩弄女人脚丫!也要吃饭!」吴冬梅轻柔的端着一个托盘过来,而上面放着一些青菜,还有两小碗米饭。

「噢~ 灌水太多了!」我尴尬的赶紧拔出,而刘思薇她们没有头颅,既然不会反抗,也不会挣扎。「糟糕,本来4 个人的剂量,一个人吃了一半!」我轻柔的看着营养液,抚摸起来。

「来吧!思薇吃饭了!」我轻柔的抚摸她的脚丫,就这么舔允起来。我体会那种丝袜的诱惑,轻柔的束缚在皮靴里面,整整一天的奔波劳累,让她的脚丫,充满了女孩子的风骚韵味,那种诱惑,震撼人的内心,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她脚踝凸腻性感,尖秀的柔和迷人,性感的美韵紧绷。她脚踝肌肤黄腻秀美,柔和的美韵迷人,光腻的性感柔嫩。她拥有一双秀美脚丫。她脚背纤瘦的骨感迷人,脚骨纤瘦的窄润而下,光腻的性感弓绷。她脚背肌脂薄韵可爱,黄腻的酥软迷人,性感的平腻柔嫩。她脚背肌肤黄腻可爱,优雅的软韵腻人,纤秀的性感紧绷。她脚背青筋浮显可爱,纤秀的弧软迷人,光腻的柔和美韵。她脚背酥软诱惑,优雅的性感柔和,弓绷的充满女性韵味,让人亲吻抚摸。她脚趾头纤瘦迷人,性感的娇小可爱,柔和玲珑。

「嗯~ 嗯~ 」我轻柔的舔允起来,体会那种咸味,那种汗腻地脚趾头韵味,令人心旷神怡,甚至产生快感了。「呜呜~ 呜呜~ 思薇你没有死,思薇你没有死。」

我跪倒在那里,轻柔的捧起她的脚丫,就这么认真的嗅闻起来。出于一种对于女王的尊重,就这么兴奋的亲吻,连一个脚趾头缝隙都不放过。

辛苦了一天的女孩子脚丫,充满了汗腻,丝袜轻柔的粘连起来,一种浓郁的臭味,直接进入我的鼻腔。我兴奋的嗅闻起来,而我沉溺其中,完全无法自拔了。

牵扯手中的绳索,让美艳的女尸行走,而我感觉到一种心灵的震撼,一种唯美的韵味了。

这是一双保养迷人的脚丫,或许在9 年前,我就试图舔允,等待这一天,等了整整九年,握在手中爱抚,现在她没有知觉,整个人都属于了我。

她大脚趾弧美秀润,脚趾头优雅的美韵迷人,趾肚弧凸扁韵,外翻的挤并人,脚趾甲方腻的性感纤润。她二脚趾纤秀可爱,脚趾头骨感的秀美玲珑,性感的美韵柔嫩,趾肚柔和美韵,脚趾甲性感纤秀。她三脚趾弧美优雅,脚趾头纤秀的灵巧迷人,趾肚挤并的弧软诱惑,纤秀迷人,脚趾甲性感柔和。她四脚趾弧美诱惑,脚趾头纤秀迷人,弧软的光腻细润,趾肚凸腻性感,脚趾甲挤并的纤秀迷人,凸翘诱惑。她小脚趾弧美优雅,脚趾头纤秀的凸腻迷人,弓绷的性感可爱,趾肚弧凸纤秀,脚趾甲纤细迷人。她脚尖纤秀弧美,优雅的性感迷人,纤柔的性感细润。

她脚趾头和前脚掌夹并可爱,她脚趾头间隙小巧,性感的扇形夹并,柔和的软韵腻人,汗腻的泛出女性臭味。

「思薇!思薇!」我轻柔的呻吟起来,就这么跪拜在那里,允吸起来。我舔允她的脚心,轻柔的体会一种暧昧,一种淡漠的情怀了。

「嗯~ 娘子我来帮你洗脚!」我轻柔的抚摸她的大腿,就这么扒住她的连裤袜,淡淡的剥下。她的连裤袜略微湿润,上面一种汗腻的韵味,真正的原味丝袜,令人兴奋,令人心跳了。

我跪倒在那里,轻柔的端起脚盆过来。而我拿过来米饭,轻柔的放在思薇地脚趾头上,涂抹上米饭,还有青菜。我跪倒在那里,就这么舔允起来。体会一种女孩子脚丫的气味,一种汗腻的油污,还有饭菜的香味。我感觉到一种兴奋,一种诱惑了。

「滋滋~ 」我甚至连脚趾头的缝隙都不放过,就这么充满了一种崇拜的心情舔允起来。对于女人脚丫的崇拜,一种诱惑,一种兴奋了。我兴奋的夹并大腿,就这么享受起来了。「娘子~ 娘子,辛苦了,生前没有能帮你洗脚!让你死后我天天给你洗脚!」我轻柔的捧起她的脚丫,放入水盆当中。

她大脚骨凸腻纤秀,她脚掌灵巧的秀美迷人。她前脚掌扇形的弓绷性感,纤秀的弧美迷人,优雅的柔和纤润。她前脚掌肌肉挤并性感,纤秀的凸腻柔和,红韵的优雅柔嫩。她前脚掌肌肤皮纹性感,纤秀的冰凉迷人,柔和的汗腻诱惑。她侧脚掌弓凸性感,纤秀的柔美迷人,秀美的性感纤润。她侧脚掌肌肉弓绷性感,皮纹软韵腻积迷人,纤柔的光腻诱惑。她侧脚掌肌肤浮显皮纹,光腻的性感诱惑,优雅柔嫩。她外侧脚面弓绷性感,纤瘦的弧美迷人,肌肉性感紧绷诱惑。她外侧脚面肌肤黄腻柔和,纤秀的弧软迷人,优雅的性感纤润。她外侧脚面柔和性感,纤秀迷人,性感柔嫩。她内侧脚面弧凹秀美,肌脂软韵平腻,弧凹的性感迷人。

她内侧脚面肌肉弓绷性感,纤秀弧美,优雅柔嫩。她内侧脚面肌肤黄腻迷人,平腻的性感可爱,优雅弧韵。

「嗯~ 嗯~ 」我轻柔的抚摸思薇地嫩脚,就这么体会一种水流的柔软,我紧握她的脚丫,一种内心的兴奋,一种亢奋,一种唯美的欲望了。我甚至夹并大腿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几乎随时喷射出来了。我兴奋的爱抚起来,而我跪倒在那里,充满一种情欲,就这么兴奋的抚摸。

「哗啦~ 哗啦~ 」流水轻柔的划动我的手指头,就这么来回的穿梭,而我看着她的白嫩脚丫,感觉到一种兴奋,一种肉欲了。  「娘子好好给你洗脚!嗯~ 」我轻柔的捧起她的脚丫,就这么用自己的脸蛋,体贴上面。我将上面的露水,轻柔的用舌头舔允,一种淡淡的咸味,一种腥味,一种香甜的刺激。让我的内心都在颤抖了。9 年前就是为了抚摸她的脚丫,被打得失去男性能力。而我始终爱慕,那种失而复得心情,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她足弓紧绷性感,弧凹的美韵迷人,纤秀的柔和可爱。她脚心弧软柔和,秀美的优雅迷人,性感的酥软柔嫩。她脚心肌肤黄腻秀美,柔和的软韵腻人,光腻的性感柔嫩。她脚心皮纹浮显性感,纤秀的弧美迷人,光腻的诱惑性感。她脚心黄腻酥软,灵巧的嫩滑迷人,汗腻的湿滑软韵。她脚心肌肉玲珑性感,嫩腻的弧软迷人,秀美的纤秀弧韵。她脚后跟韧带纤绷,秀美的纤润可爱,优雅的美韵迷人。她脚后跟上侧皮肤粗糙,纤秀可爱,浮显的美韵迷人。她脚后跟凸腻纤秀,灵巧的方腻迷人,纤柔的性感平坦。她脚后跟肌肉紧绷纤硬,柔和的平腻迷人,纤秀的弧软秀美。她脚后跟皮肤粗糙,柔和的光腻迷人,性感柔嫩。

「嗯~ 娘子,我愿意一辈子当你的脚奴!噢~ 哦~ 」我兴奋的呻吟起来,就这么沉浸在一种脚奴的乐趣,一种快美,一种无法形容的变态情欲当中了。我颤抖自己的身体,感觉到一种卑微,一种兴奋,一种优雅的乐趣了。我颤抖自己的心灵,沉浸在一种美妙,一种快慰当中。

「嗯~ 」我轻柔的捧起刘思薇得两个嫩脚,摩擦我的脸蛋,就这么快慰的,兴奋的呻吟起来。我感觉到这种赤裸裸的兴奋和肉欲,沉浸在我的内心,让我肉欲,让我冲动。更加沉溺女色之中了。

「都是一些死人了!还有什么好玩弄得!」吴冬梅轻柔的坐在土炕上,而她亲自给这些女死囚,一个个扒下丝袜,就这么带去后房,排泄了屎尿。

我静悄悄躺倒在床上,而我感觉到她们的身体,依然还有体温,只是循环慢了一点。我轻柔的爱抚摸起来,体会一种惆怅,一种幽情,一种肉欲,一种唯美的淡淡韵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