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被奸的小龙女—2
被奸的小龙女—2
  当他的手终于轻轻扯落那原本纠结在小龙女腰间凌乱的衣衫,将小龙女贞洁的身躯完全袒露于他眼底,他脑中嗡然一震,只觉得口干舌燥,一时无法言语,更无法动作。

  小龙女一对修长秀美的玉腿伸得笔直,并拢的双腿间游离出几根乌黑柔细的轻丝,在春风飘摇间荡漾,一朵粉嫩的桃花冉冉坠下,恰巧落在那簇丝草丛中,堆成一抹黑色的妖红,分外绮丽娇艳。

  尹志平再按耐不住,他俯低身子,双手爱抚摩挲着腻滑的玉腿内侧,嘴唇却寻上那瓣轻薄的桃花,鼻间贪婪呼吸着桃花清香的同时轻轻将它顶开,舌尖舔弄着那如情思缠绕的黑色细草,隐隐还有一股奇异的香味充盈口鼻间,沁人欲醉。
  「温柔乡里,天上人间」,尹志平却不急于探寻这梦想桃源深处溢出的女儿香,他转移阵地,口手并用,一路爱抚、亲吻而下,直至来到小龙女玲珑如月的秀足,方才恋恋不舍地稍作停留。

  此时月光下的小龙女全身赤裸,唯有一对完美的秀足还隐藏在三寸金莲中,不见天日,尹志平自然不肯暴殄天物,也容不得小龙女敝帚自珍。

  他珍而重之地双手捧住小龙女的那对三寸金莲,用手掌托住微微抬起,爱不释手地抚摩把玩之余,心中暗赞:「绝色金莲,秾纤得中,修短合度,如捧心西子,颦笑天然。不可无一,不能有二也!」

  尹志平虽然是个道士,却是俗家弟子,并且不知从几时起,他发现自己有个极为特殊的癖好,这曾经令他羞惭万分,一直强自压抑,可是当他第一眼看见小龙女的时候,这一直被苦苦压抑的癖好终于完全被诱发,且再难以节制。

  「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尹志平未到全真教时就曾经读过传诵千古的《洛神赋》,当时他就对仙子临尘的一对仙足心向往之,更「愿在丝而为履,同素足以周旋」,此种心理,对于他一个修行的道士而言,恰是「他人不言好,我独知可怜」。

  如今,小龙女就玉体横陈于身前,一对玉足也在他掌握之中,眼看多年的夙愿得尝,他的心情异常激动,原本,小龙女在他的心目中,何亚于洛神仙子,此刻,更添几分亲近之心。

  以尹志平平常私下偷偷了解到关于三寸金莲有限的知识,仍可知道小龙女这对金莲可谓莲中神品,取的是纤云弄巧格,草绿色的鞋底、洁白的鞋掾、鞋面密布朵朵莲花图案,寓意绿野仙踪、凌波微步;出水清莲、冉冉无尘。

  爱不释手地把玩良久,尹志平方才意犹未尽地将那对金莲温柔褪下,轻置于一旁,贪心的他,自然更不想错过品位那洁白不沾尘的罗袜,还有罗袜掩盖下的绝美天足。

  随着尹志平手掌轻翻,小龙女一对小巧金莲翩然坠地,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洁白没有任何修饰的罗袜,小龙女自幼居于古墓,自然不会也不懂得缠足,可捧于他掌心的一对玉足是如此的玲珑纤巧,竟是天生的三寸金莲。

  月光如雪,穿过林稍映射而下,绰约而朦胧,也因此使得这对天足完美展出钟天地灵气的玲珑曲线,而绵薄近乎透明的丝绸罗袜难以完全遮掩,隐约可见里面红嫩脚趾交织而成的美妙轮廓,透过洁白的罗袜,甚至可以看见各根玉趾上的趾甲,以及它们之间诱人的缝隙。

  更可观的是随着尹志平手上的动作,小龙女仰躺的赤裸身躯一阵轻柔荡漾,原本并拢的双腿也隐约开合,粉嫩的桃源乍现即隐,雪白罗袜逐渐被拉扯而下,露出晶莹如玉的一截小腿,还有白里透红的圆润足踝,实在具备荡人心魄的诱惑力!

  罗袜飘然坠地,尹志平长吸了口气,视线顿时凝住,小龙女完全裸露在空气中的那对完美天足,绝对是超出这凡世间应有的美丽,恰如古语所云:「刻玉缠香,裁云镂月」,正是新荷脱瓣月生牙,尖度纤柔满面花。

  掌心轻捧的秀足,雪白如玉,隐隐流动着晶莹如玉的光泽,柔和完美的脚面弧度,如一弯新月,纤巧不过三寸,宛转玲珑,细嫩可人,脚踝纤细而红润,脚弓稍高,曲线优美,柔若无骨,脚趾匀称整齐,如十棵细细的葱白,玉质泛红的趾甲如颗颗珍珠般连环相嵌。

  微微向后凸起的脚跟圆润纤巧,及脚踝处内缩收紧,由于久居古墓少行走的缘故,此处的肌肤没有一丁点的死皮和老茧,十分柔滑细腻,整个脚掌弯成美丽的弧形,充盈着无可比拟的诱惑力。

  尹志平初次见小龙女莲步姗姗,弱不胜羞,瘦堪入画,如倚风垂柳,娇欲人扶,当时已经幻想着这仙子般的美女有着怎样一对令人心醉的绝美玉足,却未想及伊人竟然是天生三寸金莲,形似春笋,柔若无骨、恰好盈握。

  如获至宝的尹志平忍不住反过手掌,以四指紧握足弓,拇指轻抚足底,感受着伊人脚掌肌肤的柔嫩丰润,想象着脚掌心因着微痒肌肤自动收缩而来圈圈美丽的波纹,以至于情不自禁地在自己心田荡漾出无数涟漪。

  贪心的他自然不会就此满足,他再次以双手掌心托住一对金莲,五指轻捏住足踝,看着小龙女不着蔻丹、天然蕴涵一圈玫瑰红的秀气脚趾甲,纤细粉嫩的样子惹人怜爱,禁不住低头用嘴将它们根根含入嘴中,贪婪吸吮起来。

  细细地逐个一一舔弄,甚至还不时地用牙齿轻啮那娇嫩的春笋,感觉到它们不由自主地在自己口中可爱地蜷曲收缩,心中分外的激动,双手也情不自禁地加大力度,在那对纤纤玉足上贪婪揉捏。

  穴道被点的小龙女虽然全身酥软,无法动弹,但脚趾间酥痒的感觉一波波传入心湖,进而蔓延至全身,使得她鼻息急促,浑身羞红,足背不由自主地绷得笔直,在足心处形成了几道可爱的褶皱,分外撩人。

  尹志平尽情品尝着佳人脚趾的甘甜,鼻端嗅着若有似无的沁香,一会儿大力地吮咂脚趾,一会儿伸出舌头仔细地舔舐着脚趾与脚掌间凹陷处的嫩肉,一会儿又将脚趾分开,舔舐脚趾间的缝隙,直到将十根脚趾轮番吸吮个遍,才恋恋不舍地放下。

  在他无所不至的亲吻舔弄下,再加上唾液的浸润,掌中的一对玉足呈现出与方才又自不同的别样风情。

  原本秀足上的肌肤洁白如玉,此刻却到处充盈着娇艳的粉红,紧缩的脚趾舒展开来,一根根如春葱般排列整齐,纤细修长,趾端弯弯的勾拢在一起,好比新月如钩。

  犹自湿润的趾甲晶莹剔透,齐脚趾生长处点缀着片片玫瑰色光圈,混合着月色闪烁出自然降的光泽。不堪肆虐的足弓微微向上弯起,足面翘得很高,微凸的足踝圆滑纤细,几乎看不见踝骨,令人见之心痒难熬。

  而在他心情激荡时情不自禁地大力揉捏,又使得这对原本洁白柔美的玉足上隐隐凸显红痕,尤其是足面,因着肌肤绷紧的关系,淡青色的经脉血管交错于红痕间,触目惊心地令人油然滋生怜爱之情,真是捧于掌心怕碎,含入口中却忧心它化了。

  小龙女的芳心却是娇羞无地,此刻她脸上覆着轻纱,目不能视物,朦胧只见一男子双手捧着自己矜贵的玉足,爱不释手地把玩甚至亲吻,虽然她心中认定亲薄爱抚自己的一定是爱郎过儿,但毕竟未曾亲眼所见,心中岂能没有几分忐忑之意。

  再加上女儿家隐秘的玉足,便是自己托付终生的夫郎,也不是能够随意亵玩的,此刻罗袜尽除,玉足彻底暴露在春夜微寒的空气中,虽然娇躯无法动弹,不堪刺激的脚掌却自发地绷得笔直,如夜风中无助的花蕾般娇颤着。

  极度娇羞再加上不堪其痒,小龙女只觉得面烧眼热、芳心悸颤,赤裸的身躯像是被点燃了一把火儿般,滚烫灼热起来,而那最最贞洁的玉体私密深处,如同被烧开了一般,不自觉地溢出大量浓热的花蜜,湿透了玉股间的衣裙和草地,而她,欲双腿交叉厮磨、安慰遮掩下这窘迫的困境也是力有未逮,只能无助地挨受着爱郎恣意地蹂躏轻狂。

  望着小龙女那双晶莹洁白、粉嫩酥柔的小腿,尹志平禁不住食指大动,终于放过了佳人早不堪其扰的玉足,把它们生生架在自己肩头,夹着自己的脖颈,头部左右转动,大嘴轮番亲吻着光滑而极富弹力的小腿肚。

  这样一来,小龙女双腿被迫分开,最后的贞洁屏障也是失守,尹志平的视线随着他亲吻的动作在颤抖的花唇间游移,愈来愈近,迷糊中仍有感于此的小龙女芳心更是不堪,花房深处一阵触电般的酥麻,难以抑制地溢出更多的花蜜。
  欲火焚身的尹志平一边亲吻一边腾出手来扯脱自己的衣衫,眼睛死盯着小龙女玉腿间两瓣微微颤抖着的花瓣,口鼻间盈满流溢出来花蜜的清香,心中只觉得片刻也无法忍耐,只想着亲近那两瓣花蜜经浸润后愈显粉嫩诱人的花唇。

  顷刻间,他的头脸已经逼近佳人湍湍流水的桃源,被风雨打湿的两瓣花唇仍紧紧地闭合,蜿蜒成一条粉红的细缝,守护着桃源最后的贞洁,不容肆意侵扰亵渎。

  小龙女又羞又急,隐隐又带几分难以名状的喜悦,她最最贞洁的花园,甚至可以感觉到爱郎灼热而急促的呼吸,带来花唇和玉腿间柔嫩的肌肤阵阵酥痒,那种羞人至极的嘲,虽然明知无法看见,她还是惴惴难安地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星眸乍闭又启,骤然之间,一股难以笔墨和语言形容的酸麻快感闪电般由下体冲击而至,使她芳心剧震,欲呼无力、欲拒难当,只在鼻间发出一声短暂而急促的娇哼。

  原来小龙女那在空气中轻颤的花唇,被尹志平一口吻住,腻滑滋润的花唇入口,仿佛要融化在他嘴边一般,一股清香的花蜜流入口中,满嘴芬芳。

  双手来回抚摩着幼嫩洁白的玉腿,尹志平爱不释口地步步进逼,他探出灵巧的舌尖,轻轻挤开两瓣紧密的花唇,舔弄着花房内的温暖腻滑的软肉,眼睛却是无法窥视到桃源内的美景,因为舌头一旦退出,花唇如斯响应,重又密合,显示出惊人的柔韧性。

  缺乏耐性的他索性放弃,他一味地强攻到底,舌尖最大限度地深入花房里,肆意驰骋,忽然舌尖触及一物,滚烫滑溜,还未来得及仔细品味,耳边传来一声如泣如诉的娇啼,花房内的软肉立时不堪刺激地一阵痉挛、颤抖,紧缩吞吐间,高架于他肩头的一对修长柔美的玉腿蹬得笔直,花枝乱颤间玉液横流,竟然已经小小地泄了一回身。

  大量浓稠的花蜜灌入口中,尹志平照单全收,一点不剩地吞咽入腹,只觉得异常甜润甘美,意犹未尽的他咂咂嘴唇,望着那对粉嫩花唇仍自无意识地启合,丝丝花蜜沁出,要命地诱惑着他忍不住再次低唇相就。

  品味再三,仍未满足的他迫不及待地矮身坐倒在松软的草地上,双腿分开,盘住小龙女的腰臀处,微一用力,身躯逼近小龙女张开的玉股间,顿时,昂扬勃发的男根直直地顶在两瓣已经充血肿胀得异常娇艳的花唇间隙中,蓄势待发。
  勉力忍住两瓣花唇轻吮着茎头带来的酥痒,他喘息着粗声道:「龙儿,无论你是否知道我是谁,我都要来了哦!」声音因为过度激动而显得有些含糊不清。
  小龙女此时早沉沦在无边的欲海中,无力自拔,理智已被焚身的欲火燃烧怠,根本就无从理会,整个身心都感觉到下体花房深处强烈的饥渴,濒临灭顶的欲潮一波波汹涌而至,意乱情迷中在心底下意识地回应着:「这个小冤家,人家现在只要你的呵护宠怜,谁曾管你是什么人?」

  「心有灵犀一点通」,如斯响应般,再按耐不住的尹志平吸气提臀,腰部一发力,胯下男根直捣黄龙,破体而入,穿越小龙女最后一道贞洁屏障,深入花房尽头,彻底占有了她圣洁的处子娇躯。

           ************

  许是方才已经小小地泄了一回身,又或者从心理上讲,小龙女并不太清楚处女破身时必定经历疼痛,她只是感觉到一阵轻微的刺痛,然后花房深处的空虚被完全充满,近乎疯狂的快感刹时淹没了她所有的感官。

  偏偏她的穴道被点,全身无法动弹,又张口难言,这种满盈的快感无法找到任何宣泄口,只能在身体内越积越多,四处蔓延开来,以至于全身的肌肤,甚至连每根脚趾头都快乐地痉挛起来。

  心底积聚着浓得难以化开的春潮,下身花房里羞人的空虚在一瞬间被填满充实,旋即又化作一种奇特难耐的酥痒,随着心中爱郎挺弄的动作,一波波潮水般冲击着花房尽头,那恼人羞人的撞击声,仿佛响在她芳心深处,神魂飘荡间,只觉得幸福得欲仙欲死。

  破体而入的刹那,尹志平在脑海中嗡然一震,美梦成真,多少个春梦迷离、神思不属的日夜,刻骨的相思有了回报,此刻,朝思暮想的仙子终于完全被自己占有,顿时,他的心中欢喜得快要炸了开来。

  无法言语的狂喜在他心中肆虐张狂,情怀激荡间,他疯狂地挺动着愈发昂扬的男根,在小龙女娇嫩的花房里纵横驰骋,幸好花径虽然缘客初至、紧密幽深,但到处充斥着滑腻的花蜜,便于他大块朵颐,却也使得原本泥泞的花径更是一片狼藉,汹涌的花蜜如洪水泛滥般溢出。

  尹志平耳闻着胯下仙子愈渐急促的鼻翼间喘息声,虽限于形式,仙子无法婉转承欢、娇啼逢迎,但紧密幽深的花房深处,芬芳灼热的花蜜浸润着他深入的男根,花径一路泥泞,颤抖的花芯包合夹弄,每一下挺动,都带给他直入灵魂的销魂快感。

  何况,虽然一时无法仙子情动的娇颜,但目光所及,月光下仙子横陈赤裸的娇躯,不由自主地随着他的动作轻摇微晃,酥胸处高耸的一对玉峰朱红点缀,春风荡漾间婷婷化作并蒂莲。

  目光迷离的他,心中又是圈圈涟漪激荡,他原本抚弄仙子腰臀的双手游移而上,分别掌握住那对乳波荡漾的玉峰,触手酥软而弹跳、腻滑无比,令他情不自禁地放柔放缓动作,温柔地将它们爱抚、摩挲,随心所欲地变幻出自己想要的形状。

  拂面的轻纱不知何时被风掀起一角,隐隐露出仙子烧红的半边脸颊和下颌,尹志平的心中忽然掠过一股强烈地冲动,好想就此撩开小龙女脸上的轻纱,好生看看这令他梦绕魂牵的仙子那羞红的仙颜,铭刻于心用余生来追忆品尝。

  只是犹豫了片刻,他的右手缓慢地伸向覆盖着轻纱,湿热的掌心温柔地摩挲着轻纱下的容颜,终于下定决心,轻轻扯起轻纱,然后松开手指,任它飘飞于风中、坠落于草地。

  星眸紧闭、樱唇微抿,如果忽略满布脸颊间的桃红,眼前的小龙女就宛若熟睡中的仙子,玉洁冰清不染凡尘,然而,急速翕动的鼻翼泄露了仙子的天机,而声声若有若无的娇哼更是撩人心魄般告知于人,仙子谪凡、春情无限。

  望着小龙女那张艳丽远胜于落英桃红的仙颜,尹志平爱欲横生,胯下不知疲倦肆虐于处子花房的男根再胀大伸长几分,硕大的茎头乍然顶到一物,滑溜酥软却又弹力十足,感觉妙不可言。

  倍感有趣的他自然不肯轻易错过如此妙物,他发狠似地频频出击,寻找着那潜藏于仙子花房深处的妙物,一旦击中,茎头立时触电般酥麻,畅快难言,更惹得他穷追不舍、欲罢不能。

  他这头尽情尽性,却是苦了小龙女,原本那滑溜妙物正是仙子娇嫩的花芯,平日里潜藏于幽深的花房深处,此刻情动欲生至极处,方才浅浅显露,之前被尹志平舌尖轻轻舔弄,已是不堪,小小泄身一回,此刻被爱郎如此这般发力采摘,自然更加抵挡不住。

  偏偏此刻又是闪躲不得,只得苦苦忍受,只觉得刻骨的酸痒伴随着电击般酥麻潮水般侵袭而来,羞喜慌急之下,这原本就极其敏感的仙子再无法压抑,只觉得头晕目眩,魂儿都似长翅膀飞走一般。

  神魂飘摇的瞬间,紧闭的星眸猛然睁开,眸光滴水、春潮迷离,眼中依稀是有些熟悉的容颜,却分辨不得是否心爱的过儿,或许她也无心分辨,濒临灭顶的快感追随缠绕着她。

  此刻,小龙女只觉得通体酥软无力,玉腿痉挛着、抽搐着,花房颤抖,大量的花蜜一涌而出,与此同时,鼻间溢出一声销魂的呻吟,整个人因为不堪刺激,竟然昏死过去。

  尹志平闷哼一声,昂扬勃发的男根在小龙女自动收缩的花房夹弄下,快感频频、舒爽美透,再加上大量灼热花蜜的浇灌,一时也进入爆发的边缘。

  忽然,他心中掠过一个奇异的念头,硬生生止住濒临爆发的男根,勉力从小龙女那令人留连的处子花房内抽出,带出泉涌的花蜜和丝丝艳红,在风中凋落成桃花。

  无暇顾及其他,尹志平迅速将小龙女高架于自己肩头的双腿放下,双手捧着那一对晶莹的玉足,移到自己的胯间,并用它们摩挲着自己已经开始间歇性颤动的男根。

  充血昂扬的男根在小龙女春葱般林立的玉趾间跳动,弯曲勾拢的脚趾于红嫩的脚掌间隙,并列成一道蜿蜒委曲幽径,方便硕大灼热的茎头巡回扫过,阵阵酥痒令他气血沸腾、喘息急促。

  许是简短的中断延缓了濒临爆发的欲望,又或者心中想要占有、侵犯小龙女那对令他忘乎所以的玉足的念头压倒了一切,尹志平操控着频频跳动的男根在晶莹细嫩的脚趾间轮番穿梭,尽情嬉戏。

  昂扬的男根自发地分泌出晶亮的黏液,滋润着被他蹂躏得通红的玉趾,这远不如处子花房柔软紧缩的脚趾间隙,却疯狂地摩挲累积着他心底的渴望,他双手齐施,变换着角度让自己的男根肆虐到玉足每一寸肌肤,并遗留下自己专属的痕迹。

  玉足合拢,如并蒂莲花,散开则如两弯新月。柔软滑腻的足掌边缘,足弓挺翘,勾勒出一道完美的半弧,并拢则吻合出天然的花唇轮廓,男根穿插其间,拉出一条条晶亮的丝线,像极了花蜜沁吐的情状。

  硕大的茎头撞击在晶莹如玉的足踝上,居然也是柔若无骨的绵软弹跳,微硬的质感带给男根一种轻微的疼痛,但又不仅于此,更多是异样的酸痒,痛并快乐着,如电的强烈酥麻纷至沓来,潮水般欲将他淹没。

  知道快要爆发的他最后将那对纤柔秀美的玉足合拢,光滑细嫩的脚掌左右夹住粗长勃发的男根,快速的来回搓揉之中,尹志平终于忍耐不住,大吼一声,男根在仙子自动蜷缩出圈圈涟漪的脚掌间剧烈跳了数下,阳精怒射而出。

  积蓄压抑的阳精溢满一对脚掌,沿途穿透了脚掌间的缝隙,飞溅到仙子圆润的肚脐、丰盈的玉峰间,甚至还有些触碰到那无意识微启的粉嫩樱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