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与吸血鬼】(02)【作者:ms0385712】
【与吸血鬼】(02)【作者:ms0385712】
字数:589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由於优的忧患意识,在请示莉兹并获得答应后,优凭着不知为何日益增强的意志力熬过了一整天,最后在早上十点倒头就睡,成功的调整好自己的作息。
  「需要这么着急吗?」莉兹喝着优泡的红茶,脸上带着优雅的笑意。

  「仆人不该在主人醒着的时候睡着才对。」

  「有点可惜呢,这样就没办法边看你的睡脸边吸血了,那副模样很可爱呢。」
  「可、可爱吗……」优害羞的稍微低下了头,没发现在她左前方的吸血鬼主人的脸颊上也泛起一丝红晕。

  (我真的称讚优了,而且还这么自然……!)由於极高的自尊心,莉兹这还是第一次发自内心的想要称讚别人,原本因为不习惯而感到有些彆扭,但从眼角余光看到优的反应,不禁庆幸自己真的有讲出口。

  (不对不对!我干嘛为这种事高兴啊!)莉兹突然想到两人的身分差距,强行终止了自己的笑意。

  「咳……对了,食物存量还够吗?应该没剩多少了吧。」五个女仆、七天的份量,在魔王上位之信到来时才刚去採买的食物量,莉兹记得很清楚。

  「嗯,是的,明天就没有了。」

  「现在要去吗?我们一起。」

  「……可以吗?」

  「钱我出,食材你自己上市场挑。」

  「我能换套衣服吗?」

  「随意,不过到市集前要帮我撑伞。我去拿钱。」莉兹从椅子上起身,前往城堡深处。

  「遵命。」

  (跟莉兹小姐一起出门……!)优的内心有点期待,但也有点战战兢兢的,深怕自己的疏忽会让莉兹被阳光照到。

               #####

  凌晨五点,被暗夜覆盖的天空泛出了一丝曙光。优穿着直条纹的衬衫跟蓝色的过膝百褶裙,莉兹则一如往常穿戴整齐,暗红色的披风彰显着她的威严。两人共处在一把以缎带装饰的黑伞下,走近人类城镇外围的市集。

  「慢慢逛,我在这里等。」莉兹在一棵树下停下脚步、从优那边接过了伞,并将挂在腰间的沉甸甸钱袋交给了优。

  「好的。」优微微欠身、接下钱袋,接着前往市集。

  「喔!是天内家的大小姐啊!」

  「老闆你好。」

  「来来来,最近的大蒜很便宜喔!」

  ……

  莉兹看着优逐渐远去的背影,接着隔离一整座城镇发出的噪音,将注意力放在自己平举的手上。

  (优身上……有魔力的气息呢……)

  (……而且,看起来也更美味了。是所谓的夜魔化现象吗?)魅魔透过交合摄取元精、以其为食,并在亲密接触的过程中以魔力改造对方,让他能产出更大量、品质更好的元精。虽然本质还是人类,身体强度却与魔物无异,这种人便被称为夜魔。

  (我……又向魅魔靠了一步吗……)无可避免的、强迫性的被魅魔王汙染,如同夜魔无法从魅魔手中逃脱的命运,让莉兹有些生无可恋的将手伸出伞外,暴露在清晨的阳光下──

  「……没事?」自己的手,毫发无伤的举在那。莉兹惊讶的缩回手、仔细的察看。

  (不对,不是没事,身体变的很迟缓。)彷彿被阳光照到的部位与身体脱节一样,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至少降到了跟一般人一样的水准、甚至更低。
  (这也是魅魔王的影响吗……)莉兹甩了甩手,阳光造成的刺麻感便开始消退,虽然惊奇,但也就仅此而已,毕竟不影响到战斗,事实上还有些利处。
  「莉兹大人,採购结束了。」优在此时走了过来,一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贵族大小姐却提着一大袋食材的画面不仅有些滑稽,但也让莉兹的夜魔化推论有了证据。

  「嗯,回去吧。」不过莉兹暂且将那些事放到一边。

               #####

  「久违的穿了私服,感觉怎样?」回程的路上,莉兹随口问了这个问题。
  「有些自由,可是又有些不安吧……感觉好像被您赶出来了一样。」

  「你的后半生都在我这了,可不准你胡思乱想啊。」

  「是,非常抱歉。」

  (后半生都在莉兹小姐那边,听起来好像结婚呢……?)优好想要现在就跟莉兹提交往、甚至乾脆提结婚也行,但光待在她身边就会心跳加速,就算是事务性的交谈也会紧张得要死,偷听被发现的风险也是胆怯的要素之一。

  「不过倒是挺适合你的。」

  「嗯、嗯,感谢夸奖。」两人到现在都没有察觉到,害羞的人不是只有一个。
               #####

  早餐时间,城堡的厨房里传出了一股对莉兹来说有点讨厌、令脑袋有些发昏的味道,但她想不出自己在哪里闻过这种气味,索性就放着不管,喝着红茶等着优从厨房出来。

  过了一会,一盘冒着热气、装盘精緻,在上头点缀着一小片香草的义大利麵被优轻轻地放到了桌上。其外观美艳到连身为吸血鬼的莉兹都有些食指大动。
  「看起来不错呢,我能吃吗?」那股奇特的味道越来越强烈了,莉兹的脑袋不禁变得有些朦胧。

  「欸?吸血鬼也能吃食物吗?」

  「不美味的东西不吃而已。」

  「这样啊。」优用银叉将麵卷起,接着送到莉兹面前。莉兹毫无防备的一口咬下,令人厌恶的口感跟强烈的气味随即在口中爆散开来。

  (大……蒜……)

  「……」

  「……主人?」莉兹在咬下去之后便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让她不禁担心是否不合对方的胃口。

  「莉兹小姐?」优再叫了一次。金发吸血鬼便在此时抬起头来,朦胧的眼神、放松翘起的嘴角,让优本能性的感到不对劲。

  「莉、莉兹小姐?」莉兹彷彿放弃了贵族的矜持、毫无形象的爬上了桌,眼睛像看见猎物般直勾勾的看着优。她手脚并用、一路逼近不知所措的优,接着捧起了女仆的脸颊,就这么吻了上去。

  「唔、嗯……嗯哼?」一股被盯上的恐惧先是控制了优,再来是被强吻的疑惑,最后则是被交缠的舌头融化的快乐。优伸手、将莉兹从桌上接到自己的怀里,两人自然的将手放在对方的头跟背上。

  「哈啊……?好棒……?」优的眼神也变的迷乱,无法思考到底莉兹为甚么会变这样,下半身的肉棒随着快感而逐渐硬挺,并顶到了莉兹的小腹。莉兹露出媚笑,用小巧的香舌舔食着优的脖颈,并且伸手抓住优的肉棒,轻柔的摩擦着。
  「啊?不要碰那里啦?」莉兹的犬齿刺进颈部、开始吸血,两方夹击的快感让优不禁微微仰头,只能口头发出抗议,身体却不停的因快感而颤抖。

  莉兹在吸完血后又吻了上来,微微的血腥味跟甜美的唾液在优的嘴中扩散,将她的脑袋渲染成一片桃色。莉兹暂缓了手淫的动作,一边激烈的接吻,一边则将优的裙子脱了下来,肉棒勾到了裙子上围,最后弹了出来,在空气中一抖一抖的晃动着。

  「哈啊啊啊──?」莉兹发出了渴望的声响,眼神好色看着血管四处爆起的肉棒。嘴巴期待的喘着气。

  「不、不要看那里……那里很噁心的……」

  (吐息吹到上面了……?)

  莉兹淫荡的伸出舌头,贴上肉棒根部,接着一路往上舔到冠状沟,然后将红肿的龟头一口含下。

  「哈啊?哈啊啊啊???」湿热的口腔包覆整根肉棒,让优发出了喘息,整个身子无力的靠在椅背上,然而看到对方那贪婪又淫荡的表情,肉棒又不禁兴奋起来。

  (实在太舒服了……?)莉兹顺畅的吞吐起肉棒,像是与生俱来一样的熟练。金色的双马尾随着动作轻轻的摇晃,反射的光辉看起来无比美丽。

  (莉兹小姐……?)淫秽的水声从平时高贵的莉兹口中响起,脸色潮红、眼神迷离,像是沉迷於舔食阳具一样,少了一丝优雅,却增添了十分的美艳与谜样的可爱。让优情不自禁的伸手抚摸莉兹的头。

  若是在平常大概会被一掌拍掉吧,但莉兹却表情放松、眼睛瞇细,像是受到鼓励一样更加卖力的吸着肉棒。

  「啊啊……?不行,有甚么东西要出来了??」优有些紧张的喊着,着急地想要脱离莉兹的口中,避免汙秽之物汙染的自己爱慕之人。但莉兹却像是查觉到优即将射精一样,动作变的更加迅速,修长的手指玩弄着对方的根部与小穴,铁了心的要对方在自己口中射出。

  (没、没办法推开……?下半身要融化了????)

  「啊啊啊?????」忍受刺激已久的肉棒终於承受不住,在莉兹的嘴刮过冠状沟时松开了精关。一波又一波,放风经验几乎等於零的滚烫精液如洪水般不停射出,黏稠的白浊随着肉棒的抖动逐渐填满了莉兹的小嘴,本应腥臭、苦鹹的液体却让她松嘴后露出了微笑。

  深藏在里头的,是被自己的魔力汙染过的、诱人可口的甜美元精。像是第一次从活人身上吸血一样,纯粹的欲望被满足所带来的无穷喜悦,让莉兹稍微恢复了理性,却依旧将有些果冻状的精液在口中翻搅、细细品味,但也没有因此冷落优,白净的手在仍然硬挺的的肉棒上套弄着,让无力瘫在椅子上喘息的优发出一丝丝的呻吟。

  (嗯……?真是太美味了……?)腥臭味衬托出了其中元精的甜美,使其更显珍贵,最后甚至连这样苦鹹的气味也一起迷恋上了。

  没办法啊,谁叫这是我最爱之人的精液……?

  优啊……无法想起到底是在何时爱之火烧得如此热烈,是在第一次见面吗?看见她睡脸的时候吗?吸她血的时候吗?还是被她碰触、想着她自慰的时候呢?也许是在每一个瞬间过去就爱的更深吧。

  但更重要的是,她还没对优倾诉这份爱意。

  「优~~~????」莉兹跨坐在优身上,用热恋中向另一半撒娇的甜腻语气叫着对方的名字,像是寂寞的小猫一般满怀爱意的蹭着她的脸颊。

  「是、是的?」

  (啊啊……头发的香气……?)清淡的玫瑰香从摇摆的金发中流出,如小动物般的举止让她更生爱怜。怀中佳人的体温虽低,但只要紧紧抱着,依然能让优感到心头一暖。

  「我真的、好爱你喔~~~?????」配合着爱的告白,莉兹抱得更紧了。
  「呐呐?优你是怎么想我的呢?」莉兹将头撇回来,直视着优。红通通的脸颊、泪汪汪的血色大眼,嘴角像是害怕被拒绝般可怜的下垂着。就算是再怎么对女性没兴趣的人,看到这模样一定也会爱上她吧,更别提倾心已久的优了。
  「……我也是,很喜欢你啊。」不是出於肉欲,不是失去理性,虽然不像平常的莉兹,但眼底却有着无比的认真。誓言并不是与野兽交换,让优放松的不禁有点想哭,但还是语带哽咽地传达自己的想法。

  两人有些害羞的相互凝视,最后莉兹先露出了微笑,并主动吻了上去,让爱哭的优沉浸在自己的温柔乡里。

  「哈啊……?都射过一次了,鸡鸡还是这么坚挺呢?」莉兹将身体撑起,看着身下直指自己小穴的男性器露出了媚笑。

  「因、因为莉兹小姐太漂亮了……」

  「嘻嘻?听到这种话我很高兴喔?所以啊……」莉兹在椅子上站起身,将裙子翻起、拉开内裤,露出里头早已洪水氾滥的小穴。

  「要不要、跟我做呢?」魅魔的价值观在此时完全接管了莉兹的身体,相爱就是要交合的观念让她满心欢喜地提出这个请求。莉兹感觉到优的灼热视线聚焦到自己的小穴上,虽然是自己提出了性爱的邀请,但下腹却又因为视线而突然一紧,小穴有些颤抖滴出几滴淫水,浇灌在肉棒上。

  (好热?只是被看着而已就去了???)在高潮的时候,失控的魔力从莉兹身上漏了出来,光是接触都会让人变得淫乱的魔力像是找到目标似的温柔包住优,让其犹豫不决的神情软化下来,进而露出愉悦的、反应真心的笑容。

  「……请务必?」莉兹露出媚笑,将双手放在优的肩上,接着缓缓地往下坐。
  (好、好温暖??舒服的一蹋糊涂啊???)光是顶端进入就让不禁优发出奇怪的呻吟,莉兹继续将腰往下沉,在肉棒只剩一节露在外头的时候停了下来──接着猛然坐了下去。

  「嗯?进到最深处了呢??」从未体验过的充实感、幸福感充满了她的心,让莉兹开心的露出笑容,淫荡无比,却又可爱无比,让优情不自禁的将双手穿过腋下、隔着裙子紧紧的抓着莉兹的翘臀,同时将脸靠近对方。

  「嗯……?吸噜?」莉兹会意的吻了上去,并将双脚放在剩余的椅面上,开始上下摆起邀来。

  (莉兹小姐的小穴……实在太棒了……?好想要一辈子插在里面……?)整根肉棒都被厚实而富有颗粒的肉壁缠住,紧緻的不像是世界会出现的性器。对方的身体在自己怀中散发着热量,明明表情像是要融化一样的享受着接吻,两只放在自己胸部上的手却隔着衣物挑逗着乳头,让优不禁发出几声色情的闷哼。
  (明明不在卧室、衣服都还穿着的……?但是做爱真的好舒服……?还是自己动什么的……?)两套精緻的上衣互相摩擦,莉兹的裙子盖住了两人的交合处,色情的水声却依然不绝於耳,在偌大的城堡里产生回响。

  「不行……?我要射了?」

  「射出来吧?用精液把我的身体深处全都填得满满的??」听到优这样颤抖的语气,让莉兹兴奋得加快了动作,非人的速度与力量在优的肉棒上恣意奔驰,弄得两人娇喘连连。

  「啊啊啊啊啊?????」「嗯嗯啊啊啊?????」莉兹最后重重的坐了下去,子宫口被稍微顶开的刺激让她爽的微微翻了白眼、达到了高潮。即使射过一次也丝毫不减浓稠度的精液在莉兹体内大量的射出,填满了子宫跟整个小穴。
  「哈啊……?做爱……好棒……?」莉兹身体瘫软的倒在优的胸部上、剧烈的喘着气,而优也用双手无力的抱着对方,满身大汗将两人浸湿、底下的身体线条清晰可见,但两人只是满怀爱意的看着对方的眼睛,当发现对方有着与自己相同的感情时,一股难以言喻的幸福感更是油然而生。

  「……还想继续吗?」

  「……嗯?」

  在第四次射精的时候,还是凡人之躯的优终究承受不住如此大量的快感,昏迷了过去,但被爱意跟性欲驱使的莉兹可没有这么容易罢休,对着被魔力影响而持续坚挺的肉棒和疲惫的娇唇予取予求,在第十三次被浓厚的精液注入而高潮后也累得趴在优的身上,精疲力尽的进入了安详的梦乡。

               #####

  「……哈啊!」夜半,莉兹从自己的床上惊醒,在自己失去理性的大量记忆像是早已准备好一样涌进自己脑海,自己的淫声浪语将金发贵族弄的羞红了脸,摧残着她的自尊心。

  (啊啊啊啊啊啊那算什么啊啊啊啊──!)莉兹在脑中大声地叫着,心中满是愤慨与羞愧。

  (要赶快讲清楚才行!那只不过是大蒜造成的意乱情迷罢了!)想到这里,莉兹匆忙地走出房间,正好看见了刚要回到自己房间的优。

  「啊,主人晚安。」优在帮昏迷的莉兹清洗身体的时候想起了大蒜与吸血鬼的关系,那与平常完全不同、过度坦率的态度想必与那个有关吧──可是看到莉兹的脸时,优的脑中总会响起那一声充满爱意的告白,进而露出有些害羞的微笑。
  「不、不准那样笑我!」莉兹还以为优在耻笑那样失态的自己,脸红的大声命令着。

  「听好,早上那样都是大蒜的错!你不准把那些事情当真!」莉兹怒气沖沖的跺步逼近优,以极近距离瞪视着优,吓的优收起了微笑。

  「……全部吗?」黑发女仆的眼睑逐渐低垂,视线失落的聚焦在地板上。
  「全部!」看到与自己等高的优做出如此反应,莉兹感觉心脏像是被人紧紧抓住一样难受,但还是如此回答。

  「……就连那句我爱你也是吗?」

  「我!」莉兹的脸突然整个胀红,视线动摇的在优身上乱飘,最后低下了头,以细若蚊蝇的声音往下说:

  「……那句不是。」

  「主人……?」在心情大起大落后,优激动的抱住了莉兹,而莉兹只是彆扭的移开了视线,并没有多做反抗。

  「……你要负起责任喔。」

  「嗯?」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