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无限秘闻之归来篇!】(07-08)【作者:abc123421】
【无限秘闻之归来篇!】(07-08)【作者:abc123421】
字数:7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节重合的世界(三)

  变化比想象中来得更快,更猛烈。

  伴随着风声和「噗啾」声,还未看清周围,孙佑的身心就好似被填满了。
  怪物灵活的肉柱轻松地贯穿孙佑那饱含汁液的粉鲍。

  肉柱上的肉粒被淫液浸染,极速膨胀着,几乎将她的小穴上的所有褶皱都给完全撑开了,将小穴内的每一缕空气都给压榨殆尽。

  「喔喔喔~」

  高扬着头,孙佑的脸颊布满满足的红晕。

  这幅画面持续了好几秒,仿佛时间与空间都同时停滞了。

  随后,由极静至极动,肉柱陡然间快速扭动抽插起来。

  孙佑的身体随着肉柱的抽插不停起伏。

  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几秒后,画面陡转。

  他回到了现实。

  没有填满小穴的肉柱,没有激烈的摩擦,只有残留下的阵阵余韵让他的身体微微震颤着。

  但他还未适应下来,画面便再次转换了。

  被填满的身体,激烈的摩擦,极速升腾的快感。

  接下来,仿若是幻灯片一般,转换越来越快。

  肉柱抽出时,他便回到了现实。

  肉柱插入时,她再次沉迷欲望。

  渐渐地,在孙佑的眼中,仿佛幻化出了两个世界。

  一个,她握着吊环,分开大腿,粉色的肉柱不停地在她的小穴内冲刺着,汁液飞溅而出。

  另一个,他同样握着吊环,两腿分开,清秀的脸庞上布满异样的红晕,低头不语。

  后方,黑发少女双手握拳,脸上的纠结渐渐消散。

  当两个画面开始渐渐重合之时,孙佑头脑愈加明晰。

  大概当两者彻底合一时,世界便会重合起来,这些怪物好似幻想中的怪物大概就可以立足于现实世界了吧。

  而两个世界内的她都将被无止尽地凌辱侵犯。

  这样的事情她自然不想看到,即便她的身体还想要享受下去。

  「唔…又要高潮了。」

  夹带着高潮中的酥软,孙佑奋力一踢,抬起的脚背踢中了怪物的下巴,让怪物口中的灰色器官陡然一缩,粉色肉柱瞬间从她的小穴内抽出,带出大量淫液。
  而现实中的孙佑同样向前一踢,踢中了前方某都市白领的屁股。

  「几乎都要同步了……」

  裸露的小穴还在不停地翕张,孙佑眼中现实的画面却在渐渐淡去。

  「成功了……」

  孙佑小心地舒了口气,但气息还未消散,她的四肢便被一条条灰色触手缠绕了起来,来自周围被唤醒的怪物们。

  「糟糕……」

  话音未落,四肢便被拉开,周围一根根粉色肉柱突刺而来。

  褪去了温和外衣的怪物们丝毫不顾及少女的承受能力。

  三根纠缠着的粗大肉柱顶在她两片濡湿的花唇外,菊穴外亦有三两根肉柱游弋着。

  「更糟糕了……」

  内心即便有了准备,但肉柱群毫不怜香惜玉地往里冲刺让她难以抑制地发出痛呼。

  她的身体即便是能够容纳下如此粗大的异物,可瞬间的扩张也几乎让她窒息了一瞬。

  小穴被大大的撑开,三根扭曲着的肉柱开始缓慢抽动。

  菊穴内两根纠缠着的肉柱如同电钻般转动着。

  强烈的撕裂感袭向她的脑海,当然,随之而来的,是更为猛烈的、晕眩般的快感。

  「糟糕至极……」

  世界的同步再次开始了。

  伴随着世界的不停切换,现实中的孙佑再也扶不稳车内的吊环,摔倒在地上蜷缩着、抽搐着,他前方正怒发冲冠的白领也惊吓般地后退,不敢再找麻烦。
  黑发少女终于起身,迫开围观的人群,在孙佑的面前蹲下,握住他的双手,口中默默念叨着些什么。

  如同向溺水之人送出救命的稻草。

  当孙佑突兀地感觉到她的双手似乎被一双柔软的手向外拉扯着,她便了然地顺着这股诡异的力道用劲。

  随着一声怪异的怒吼,世界如同镜面破碎。

  ……

  等到孙佑醒来时,正被一位黑发少女背着走在校园的路上。

  似乎察觉到背后之人的苏醒,黑发少女古怪地说道:「你这人好轻诶。」
  「呃……谢谢你了……」

  「啧,没什么,不就是被异灵袭击了么。」

  「连一点点幻觉都受不了,你可真弱啊。」

  「呃……抱歉。」

  孙佑自然没懂少女口中突然蹦出来的奇怪词汇,但少女有把他从那个世界拉出来的方法,大概也会了解那个世界吧。

  这一点,孙佑很快就明白到,他想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一路上加上在保健室的时间,少女叽叽喳喳地同孙佑说着话,仿佛两人是多年未见的好友。

  少女名为陈曦,是他隔壁班的优等生,另兼职学生会副会长,而且她还想将孙佑也拉进学生会,因为除了会长,同类稀少。而对于孙佑问的会长是谁这个问题,陈曦笑而不语。

  而陈曦口中的异灵则是一种让人产生幻觉的灵体,据其所说,这种灵体极其少见,要不是她博学多闻,一定没法察觉。

  孙佑正是陷入她口中的异灵所加之其身的幻境之内了。

  「幻觉……」孙佑默然不语。

  如果是幻觉的话,那么现在正在她子宫内荡漾流转的,又是什么呢。

  当然,这种事情孙佑是不会坦白吧。

  「对了,我一直很好奇,你究竟是陷入了什么样的幻境啊?」陈曦一脸期待地望着躺在保健室床上的孙佑,眼神闪烁着奇光。

  「没什么啦…被惊吓到了而已。」孙佑扭过头去,望向窗台上的一株仙人掌。
  「啧啧,不说实话。」

  「不过,异灵诶。如果能抓到的话……嘿嘿~」

  「这几天和我一起住吧!」说完,陈曦脸上终于有了小女生般的羞红,转而又补充道:「啊啊啊,我的意思是住在我的房间隔壁……」

  「我家很大的!」说着,陈曦用手比划了个很大的模样。

  当然,孙佑是不会同意这种事情的,他打着哈哈就将此事略过了,陈曦也就不再提起。

  学校的生活充实而丰富,不过一天下来,似乎由于陈曦总在他周围转悠,那个世界竟然没有再次侵袭过来。

  午休时陈曦曾拉着他去找学生会长,可惜似乎去的时间不对,那位会长并未在学校。

  时间很快便来到了午后,孙佑陪着被冷落了几乎一天的妹妹回家,陈曦则较晚才回到被她形容为极大的家,一列连绵的大宅院。

  即使宅院里的女仆们对她都十分恭敬,她却感觉不到温暖。

  父亲严肃而冷漠,母亲优雅而严格。

  唯一的温暖,只有自己的卧室了。

  而此刻,自己的这片小天地竟然被人侵入了。

  「你是谁?」陈曦冷着脸,凝视着趴在地板上无聊地翻看着她的本子的妖娆背影。

  紫色的长发,紧致的黑色服装。

  人影高耸的胸脯挤压着地板,双腿后翘,身后的短裙微微上翻,露出的挺翘臀部被黑色的丝袜紧紧包裹着,将双腿之间的秘处完美地勾勒了出来。

  似乎察觉到后方来人,前方的人影扭过头来,让她竟然有一瞬间的失神。
  那是一张少女般精致稚嫩的脸庞,却同时有着熟女的妖艳与妩媚,柳叶状的双眉下,是珍珠般的黑眸,正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彩。

  「你好,陈曦小妹妹。」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主人了。」

  人影开口,声音清脆如铃,话语却让她难以理解,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开口,神情无比错愕。

  「不理解没关系,我们之间的时间还有很多……」

  人影抬起双手,小小的房间顿时扭曲起来,血色的花纹眨眼间便覆盖上了整个房间。

  「既然打搅了我与本体的玩乐,那么就从你这里收收利息吧,让本体好好的享受一段悠闲的时光。」

  「你就是今天那个异灵?!」似乎想通了些什么,陈曦露出戒备的神情。
  「休想让我陷入幻境!」

  「真实与虚幻,谁又能分得清呢?」带着奇异的笑意,人影伸出白皙的手指,虚点向陈曦的脖颈间。

  「譬如,项圈。」

  陈曦的脖颈周围陡然间扭曲了一番,扭曲结束时竟突兀的多出了一个银灿灿的金属项圈。

  轻微的窒息感让陈曦不由得伸手试图解下项圈,但其颈间的项圈仿佛浑然一体,不见一丝一毫的缝隙。

  「唔~我才不会被这点虚幻的感觉打败。」察觉到自己似乎无能为力,但陈曦的表情却变得更为坚定。

  「接下来……」人影开始在陈曦的周身连点。

  阵阵扭曲瞬间就扩散至陈曦全身。

  蓝色的帆布鞋被置换为了带锁的黑色细高跟,两只脚腕处显现出红色的皮质脚镣,之间以短小的铁链连接。

  身上的校服与内衣被置换为了一整套暴露的黑色皮革连体拘束衣,与白皙的肌肤相映称,交错的皮革空隙之间,露出少女包子大小的白嫩乳房与至今无人问津的粉色秘裂,当然还有在夹缝中求生的稀疏草地。

  手腕上的红色手铐与项圈之间连有短链,陈曦必须将手腕举至肩高。

  粉色的口球、黑色的眼罩使她失去了视觉与语言,只能无助地发出「唔唔」声。

  「那么,调教时间到了,小曦曦。」

  人影靠近陈曦,带着笑意,用力揉捏着陈曦胸前的一对玲珑包子。

  陈曦扭动着,口中发出「唔嗯」的巨大声响,后退,却由于脚镣的存在而失去平衡,摔倒在地,然后只能蹭着地板躲避似乎无处不在的手掌。

  「幻觉!幻觉!幻觉!都是幻觉……」

  尽管陈曦已经在内心无数次的强调着,但身体却由于未知少女的熟练抚摸而渐渐变得奇怪起来。

  那人的手似乎带着奇怪的魔力,每当手指滑过自己的肌肤时,她就像触电一般,有电流在指尖滑过的部位流窜。

  「唔……好奇怪……」

  这些奇怪的舒服感不过是幻觉而已,等到她摆脱这个幻境,一切都会恢复的。
  奇异的世界中,懵懂的少女无力地扭动着身躯,周围,几道血色的藤蔓从地板上立起,如同灵活的触手一般,在少女裸露的肌肤上抚弄滑动。

  不远处,紫发的人影伫立在窗口前,眺望着远处的风景。

  那边的确是风景,战斗的风景。

  十几只飘荡着的古怪灵体幻化为奇形怪状的生物,与周围嘶吼着的同样怪异的生物们贴身肉搏着。

  更远处的东方,黑衣死神挥舞着镰刀,被一群白色幽灵围攻着。

  西方,蹦跳着的矮小侏儒躲避着怪物群的追杀,然后不时回头用腰间悬挂的太刀劈砍几下。

  北方,静悄悄的,是一片黑色覆盖之地,几乎没有生物存在。

  而南方,一只巨大的血色灵体发出无声的怒吼,周围的地面上,躺着无以计数的怪物,而且还有更多的怪物前赴后继,用生命拖延其前进的步伐。

  「仅凭衍生出来的生物,你是无法驱逐我的。」紫发少女收回视线,喃喃自语道。

  「还是进行愉快的调教活动吧。」转身,少女走向全身已经粉红遍布的陈曦,手指对着粉色的秘裂一抹,顿时水光潋滟。

  「唔唔~」陈曦触电般抖动了一下。

  「哟……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呢。」将透明的蜜液伸入口中轻舔,紫发少女感叹道:「一股青涩的蜜桃味。」

  「现在随主人来体验高潮的愉悦吧。」

  ……

             第八节暗流(一)

  悠闲的时光向来是欢乐而短暂的,接下来的10天,没有纷扰,没有异样,平静得就像一潭无波的湖水。

  尽管内心的疑惑更甚,但孙佑并不是杞人忧天之人,这样的生活足以让他暂时性地忘记一切忧愁了。

  他与周围人的关系也渐渐熟悉起来,特别是那位似乎有些唠叨的少女,除开刚认识那几天,后面几乎都是她变着花样来找他,这样一来,他们的关系莫名的就变好了,而且陈曦总给他一种奇怪的亲近感。

  就仿佛亲密的男女关系,当然他是不配拥有这么奢侈的东西的。

  传说中的学生会长他也简单的见到过几次,是一位高傲冷冽的银发少女,话不多,大概只会简单的「嗯」、「好的」、「明白」、「去吧」这些词语吧,孙佑内心充满恶意地想着。

  妹妹孙兰也不知为什么突然就和他的关系冷淡了起来,看来找个时间需要进行一场人生相谈?

  不过,身体偶尔还是会奇怪的发情,这种事自然是没法解决的,只能自己偷偷摸摸找个隐蔽的地方慰藉难耐的身体,只是这种程度的自我抚慰是根本没法满足他的身体的,他的欲情也会越积越多,如同定时炸弹一般,但是,不想管呢。
  这样生活下去的话,应该不会无聊吧。

  如同正常高中生常做的那样,孙佑躺在树荫下的草地上,口中叼着一根青草,双目微闭,畅想着自己的人生。

  「嘿!」

  「砰!」

  腹部遭受重击,孙佑如同虾米般蜷缩起来,表情痛苦无比。

  「喂,我根本没用力诶!」

  「嘛……」

  身体瞬间就恢复成慵懒的姿势,孙佑缓缓睁眼,视野却被一位俏丽的黑发少女遮蔽了。

  少女站在他的脑后,弯腰低头,柔顺的发丝自然垂下,黑亮而笔直,橘红色的眼眸中荡漾着些许促狭,校服下的胸脯鼓鼓胀胀的,透过少女的衣领,他甚至能看到一抹腻人的白嫩。

  似乎比最初见到的大上不少了呢,真是迅猛的青春啊。

  「嗨~中午好。」

  孙佑打着招呼,轻轻拂开在他脸上挠骚的黑发,双手撑地坐了起来。

  「怎么在这里休息?」陈曦小心地在孙佑旁边坐下,扬了扬手中的粉色保温瓶,脸上泛着少女般的羞涩红晕。

  「热乎乎的鲜奶,早晨刚做的,要尝尝么?」

  孙佑连连摆手,这东西最近几天陈曦经常撺掇他喝,他试过一次,没有半点牛奶的香甜,只有淡淡的滑腻感,唯一的优点仅仅是新鲜而已。

  「真是的,为什么不喝呢。」轻声埋怨了一句,陈曦打开瓶盖自顾自地「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明明难喝得要命,为什么要坚持呢。」望着陈曦轻蹵的眉头还有艰涩的神情,孙佑嘟囔道。

  「因为很有营养嘛。」少女的脸颊粉粉的,扬起握紧的小拳头。

  「溢出来了哦……」孙佑指了指少女的嘴角上挂着的一缕奶渍。

  「啊……」陈曦的脸色愈加红艳了,赶忙伸出手指在嘴角一抹,还不忘伸出舌头轻舔手指上淡淡的痕迹。

  「你……」

  孙佑看在眼里,轻叹口气,扭头望向远方的蓝天。

  陈曦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妥,缩了缩手指,同样看向远方,眼神迷离而虚幻。
  这一刻,两人似乎都散发着相近的气息,就如同亲密的姐妹一般。

  良久,孙佑收回视线,望了眼似乎仍在发呆中的陈曦,起身,拍了拍裤腿,轻声道:「我先回教室了。」

  「嗯。」陈曦回神般望向孙佑的背影,轻声应道,橘红色的眸子里流露出令人怜爱的虚弱感,如同渐渐下落的夕阳,黑夜即将袭来。

  行至楼道,孙佑回头望向仍在草地上的少女,皱眉地嘟囔道:「竟然喝精液,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重口的吗?!哪来的?」

  「而且那些不时并腿捂腹的小动作,校服之下应该还藏了些道具……」
  「真是大胆的女孩呀,还是说……遭到了胁迫?」

  「啧,自己的事都没解决呢,竟然开始操心其他人了,这种坏习惯还没改过来啊。」

  「不过,还有有些担心呢……」

  ……

  直到再也望不见孙佑的身影,陈曦紧绷的身体才缓缓松弛下来,双手紧紧攥着地面上的一簇嫩草,口中轻柔地发出「嗯嗯啊啊」的细微呻吟。

  旁边的树干后,诡异的显现出一位紫发女子的身影,人影漫步般走到陈曦身侧坐下,伸手环住陈曦的纤腰,在她的腹部轻轻揉动着。

  原本松缓的肌肉瞬间就紧绷起来,陈曦发出小动物般可爱的悲鸣声,低声喊道:「主,主人……别……」

  「玩弄了你这么久,这些青草也需要营养的浇灌呢。」

  说完,紫发少女的手掌便用力下压。

  「呀!漏…漏出来了……」陈曦陡然惊叫一声,脸上露出崩溃般的神情,滴滴泪水从眼眸中落下。

  陈曦无力地耷拉着头,耳边首先听到的是一阵悠长的「噗噗」声,随后便是「哗啦」与「淅沥」的交响曲。

  在陈曦坐着的位置,一股湿痕极速向外蔓延着。

  紫发少女将手掌下移,轻轻掀开陈曦的校裙。

  陈曦紧紧攒着青草,脸上显露出别样的艳丽潮红,2分羞涩、3分屈辱、4分顺从,还有隐藏着的1分惊惧。

  被掀开的校裙之下,竟是毫无遮掩的粉色蜜唇,几簇顽皮的青草上露水滑落,它们如同有生命般,轻柔地抚弄着两片蜜唇内的娇嫩粉肉,偶尔还用尖细的草尖轻刺上方一颗粉色果实,让少女不由得紧咬嘴唇。

  溪谷之下更有一方娇小雏菊,应该是刚刚被浇灌的缘故,菊瓣上泛着透明的水光。

  远处是偶尔可见闲逛的学生,如果他们能抬头望向此处,必然可以欣赏到绝美的光景。

  紫发少女坐在孙佑之前的位置上,双眸望向天际,亦如孙佑之前一般,只是她的手指却不停地上下翻弄着陈曦的两片蜜唇,还不时逗弄着那颗红豆。

  被玩弄着的少女脸颊红艳,牙关紧咬着,死死地抑制住自己的身体反应,不敢动弹,只有偶尔实在无法忍耐时才轻轻颤动一下。

  陈曦此刻仿若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玩弄着她的正是之前离开的孙佑一般。
  「你……主…主人为什么要接近他呢?」问出这句内心疑惑已久的话,陈曦如同失去了所有勇气一般,再也忍受不住青草加手指的玩弄,身体震颤着抵达高潮。

  紫发少女轻笑一声,收回手指,放在陈曦的唇边,陈曦无奈地张口,含住遍布自己蜜液的手指。

  用手指玩弄着少女唇内的嫩舌,紫发少女转头回答了一句让她不明所以的话。
  「因为,我也叫孙佑啊……多么遥远的名字啊。」

  「不过,她应该察觉到了吧……你的事,毕竟……她才是资深者嘛,哈哈~」露出自嘲般的笑容,紫发少女少见地多说了些话。

  「诶?」陈曦含着手指,似懂非懂,不过这也就是说她这几天在孙佑面前的表演其实都被看穿了么?

  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陈曦的羞涩感几乎要从身体里溢出来了。
  「不过,只要她不点破,你就必须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还有,禁止提到我。」
  「知道吗?!」

  唯有说这句的时候,陈曦才重新察觉到紫发少女的威严与可怕,不然她大概会把这位主人当做闺蜜吧。

  「是,主人。」舌头被搅动着,陈曦只能含糊不清地答道。

  「她应该快回来了。」

  此时,紫发少女侧过脸,收回手指,在陈曦的小脸上抹了抹,站起身,渐渐远去。

  一分钟后,陈曦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接近。

  正是孙佑。

  「还没有走么?」孙佑随意找了个借口道:「刚才去买饮料,路过这里,看到你还在这没走,就过来看看。」

  便利店应该在另一头,他真的知道了么?

  陈曦抬起头,脸上的羞涩感更甚了。

  「有谁来过了么?」孙佑皱了皱眉,四下仔细瞧了瞧,周围似乎没有什么异样。

  望着孙佑疑惑的表情,陈曦小心地瞥了一眼另一侧被青草遮蔽的湿痕,幸亏她换了一个位置,不然可不好解释呢。

  他大概是有些疑惑吧,只要她更谨慎一点的话。

  「可能有人路过吧……」陈曦眨眨眼,意有所指。

  「嘿,我这是关心你别被坏人骗走了。」孙佑语气不善,瞪了眼卖萌的陈曦。
  「好了,一起回教室吧,快上课了。」陈曦站起身,抚平校裙上的褶皱,率先朝前走去。

  这次没了肚子里的负担,陈曦的步伐都轻快了不少,然后,转身,招手。
  「啧,看来要持续观察几天了……」望着前方向他挥手的少女,孙佑快步跟了上去。

  PS:意外的写了很多呢,不过总感觉写不了多少就可以完结了应该!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